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【原创】:风中棋子,鼓中痴恋

时间:2017-11-03 17:14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鹿溪河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
深夜的酒吧里,震撼撩人的音乐响起,晓菲身穿清凉的比基尼飘然而至。只见她长发一甩,回眸一笑之间,绕着钢管翩翩起舞。

转瞬,她仰身、俯身、跪地起舞,右腿勾住钢管,挥舞双手展翅翱翔。转瞬,她双腿夹住钢管,旋转,攀爬至顶端。

她飞吻一抛,右腿勾住钢管,俯身伸出双手,如凤凰展翅;转瞬,她双腿紧贴住钢管,压成一条“直线”。旋即,这条“直线”便与钢管构成“十字”形。随后,她双腿紧夹钢管,倒挂金钩,自钢管顶端旋转而下。

口哨声、欢呼声、尖叫声、啤酒杯敲桌声汇成一片,震耳欲聋。晓菲鞠躬致谢,“春光”澎湃乍泄,场下骚动沸腾。最靠前的几个猥琐男子,口出淫语,夸张地做下流动作。晓菲狠狠地瞪了一眼,快速地冲进了后台。

下班后,晓菲走出酒吧不远,几个男人堵在她前面,挥着手中的匕首淫笑。她吓得浑身直哆嗦,惊慌地掉头往回跑,另几个猥琐男子却在后面堵着她。与此同时,左右两侧也冲出人来合围。流氓头子一声令下:把这骚货给老子拖到车上,拉到仓库里去,兄弟们一起享受,看她还敢不敢瞪老子。

流氓一拥而上,将晓菲抓住,捆住手脚,堵上嘴巴。她拼命地挣扎反抗,浑身却使不出一点力气,她绝望得直流眼泪。就在她即将被抬进车的一瞬间,一辆路过的别克车飞驰而来,在这伙流氓面前嘎然而止。车上冲出一个赤手空拳的男子,借着强烈的车灯光,晓菲认出他是酒吧常客江诚。流氓头子对江诚拱手说,“兄弟,上山打鸟见者有份。既然你来得这么巧,那就一起享受吧。”江诚指着他的鼻子大骂。“禽兽!无耻之徒,赶紧放人。”

流氓头子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你小子功夫了得又如何?你一个人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吗?”江诚一脚飞踢过去,那人重重摔倒在地。喽啰们蜂拥而上,江诚从腰间抽出双截棍,劈头盖脸地砸向他们。他们抽出雪亮的匕首,把江城包围在圆圈中央。江诚拼命杀出重围,抱起她向别克车跑去。

就在这一瞬间,一把匕首刺进他的腰间,鲜血汹涌而出。见弄出了人命,这流氓一哄而散。晓菲焦急地拨打120,对着手机大喊“快来救命啊! ”

在前往医院的车上,晓菲紧紧拉住江诚的手,感激的泪水汹涌而出,她不停地向上苍祈祷恩人平安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晓菲受宠若惊地推辞,“应该是我感谢你才是,怎么能还让你破费呢!”江城“强行”塞到她手里说,“你要实在过意不去,就请我吃顿吧。” 晓菲感激地点头,江城笑着补充说。“你得亲自下厨” 晓菲欣然点头。

饭菜上桌以后,晓菲用江城送的化妆品补了一下妆。回到客厅时,她嘴角不经意地泛起一抹红晕。几杯酒下肚后,江城陷入沉默,若有所思。晓菲问,“怎么了?”江城吞吞吐吐地说,“不知有句话方不方便问。” 晓菲爽快地说,“尽管问。” 江城小心地问,“你怎么会做这行?”

晓菲顿时脸色一沉,“看来,你还是看不起我。”江城一脸认真地说,“我绝没有那意思。我一直觉得,你一定有情非得已的苦衷,我能为你分忧吗?” 晓菲心里一震,眼角微微地湿润。略微沉默之后,晓菲心酸地道来往事。她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年的夏天,嗜赌如命的父亲输光家里所有的钱,还欠下一大笔赌债。债主频繁地来催债,拿不到钱就会将父亲痛揍一顿。她不忍心让父亲遭罪,便进城打工替父亲还债。

因为能歌善舞,她很快在酒吧找到工作。她在与债主约定的日子准时回家,可是,此时父亲的债务已翻了数倍。她送回来的钱,不过是杯水车薪。债主用那钱,甩了父亲一耳光,限期一个月内还清,否则就要扒房子。

一时之间,上哪里去弄那么多钱?她急得眼泪直流。为了保住自家的穷窝,她在心里反复挣扎之后,终于向游说她跳钢管舞的老板妥协。债务如期偿还以后,她本想就此退出。可是,不争气的父亲很快又债台高筑。于是,她便这样周而复始地替父亲收拾“烂摊子”。

 

 

晓菲为江城擦汗时,他含混地叫她的名字。晓菲起身去换水,江城以为她要走,抓住她的手大喊,别走,不要离开我,我爱你,晓菲。听到这句奢望已久的表白,晓菲的泪水激动地涌出,滚落在江城滚烫的胸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晓菲悲愤地瞪眼,泪水汹涌地流淌。迷幻药的药力消失后,晓菲慢慢恢复了些精神。她痛彻心扉地拨通江诚的手机,犹豫着是否该告诉他发生的不幸,却听到江诚兴奋的声音,“‘胖头鱼’已经把合同送过来,明天就可以打款。这下公司可以先喘口气了。谢谢你,亲爱的,你真行!”听到江城的欢呼,晓菲的泪水滚滚而下,涌到嘴边的委屈悄悄咽下。

哗啦啦的淋浴喷头下,晓菲拼命地清洗被玷污的身体,放声嚎啕大哭。发完楞之后,晓菲补好妆,强装笑脸回家。

几天后的早晨,银行刘主任来电说,贷款快要批下来了,让江城去老地方见面,完善一些手续。江城正好出差在外,晓菲去茶楼给刘主任送礼。

喝了几口热茶,晓菲忽然感觉一阵眩晕。她警觉地站起身,惊恐指着刘主任,转瞬便晕厥。

晓菲醒来时,刘主任正在穿衣。她见床头柜上放着手机,挣扎着想去拿,浑身却酸软无力。刘主任大笑,“你是报警还是告诉江城?”我温馨地提示你,“不管是江城揍我,还是警察审问我,我都会说,是你为了贷款,主动勾引我的。”晓菲的心阵阵绞痛,欲哭无泪。

她失魂落魄地走在河边,听着河水流淌,她的心汹涌地淌血。她是那么地爱江城,可是,现在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。

忽然之间,她意外地听到江诚的谩骂声“你狗日的还敢来找老子!”,她循声来到不远处的茶坊,惊讶地发现曾非礼她的那个流氓头子,正低声下气地对江城说。“兄弟最近手头实在太紧,所以才来找诚哥您救济一下。”

“你他妈的真是一头猪啊,叫你们演拿刀一下戏,你居然真捅老子一刀。”江城愤愤地骂,那人皮笑肉不笑地说,“您老不是说,要逼真吗?我一不小心,就假戏真做了。”江诚暴跳地说,老子没钱,快滚。那人扬言要告诉晓菲,江诚气得把一叠钱扔在他脸上。

那人前脚刚走,“胖头鱼”后脚就到。他咂着嘴感慨,裴小妞真让人销魂啊!江诚笑着骂他,意犹未尽啊,老色鬼!“胖头鱼”奸笑,让我再享受一次。江诚说,不行。“胖头鱼”上火了,小气!你弄这妞到公司,不就是用来慰劳咱们的吗?江诚笑着说,银行刘主任也意犹未尽。你再忍一忍吧,过几天就给你安排……

听到这里,晓菲泪流满面,心如车裂。她怒不可遏地冲过去,抓起茶杯狠狠地向江诚砸去,悲愤交加地嚎啕,“混蛋!我那么爱你,你却把我当作慰劳别人的一颗棋子。”江城双手一摊,冷漠地狂笑。“这叫物尽其用嘛,你本就是风尘女子!”泪水再次汹涌袭来,晓菲心碎一地,百思不得其间,时间怎有如此多的人面兽心?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年3月1日

 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原创 痴恋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鹿溪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辉坛四级 辉坛积分:1410 分 辉坛金币:2500 枚 注册时间:2017-11-03 09:11 最后登录:2017-11-04 11: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