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悄悄的别离, 不负缘分不负卿

时间:2017-11-03 16:25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鹿溪河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万籁俱静的夜里,秋秋仰望漆黑的苍穹,挥之不去的牵挂弥漫在心田。“不知他现在过得还好吗?身体可还安康?身边是否已有贴心呵护的她?”
 
窗外忽然下起雨,淅淅沥沥的敲打在她手心,伞下踱步的她恍惚陷入沉思:如果不是她刻意将他加为好友,她和他不过是邻座过客而已;如果不是好奇心的一再驱使,她和他的交往不过是蜻蜓点水而已;如果不是因为一场意外,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,他的心早已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”;风雨飘摇中,她恍然看见一朵玫瑰,还未盛开却已凋落在地,不禁闭目长叹,潸然泪下,耳畔萦绕“鬓已星星也,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,点滴到天明”……
 
1
 
多年以前,秋秋在一家网吧玩游戏时,邂逅帅气的邻座麦浪。怦然心动之下,秋秋将他加为好友。或许是投缘,她和他的话匣一打开时间便如白驹过隙。几个小时候后,麦浪向秋秋辞行,她依依不舍的问,“怎么才聊了几句,就急着要走?是女朋友查岗了么?”
 
“女朋友?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肚子里呢。归队的时间快到了,我必须得走了。”麦浪发个笑脸说。
 
“那你先猜猜我是谁?猜中了才可以走哦。”秋秋调皮的阻拦说。
 
“这叫我怎么猜呀?”麦浪一头雾水的问。
 
“听我口令,向后转,向前看。”秋秋发一个吐舌头的表情。
 
“呵!原来是你啊!”麦浪转头惊喜的笑。
 
相视而笑片刻后,麦浪一脸的灿烂匆匆地离去,留给秋秋一个亲切而温暖
 
的背影,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。
 
秋秋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次美丽的邂逅,谁知半个月以后,缘分再次安排他和她相遇。当时秋秋正在游戏中酣战,余光瞥见旁边冒出来一个人,眼睛贼溜溜的往她身上瞟。她恨恨的扭过头去,恍然发现是竟然麦浪。
 
“怎么啦?换了一个新发型的我,是不是帅得让你认不出来了?”麦浪自恋的摸着头发问。
 
“哎哟,你可真会王婆卖瓜,我这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。”秋秋笑得差点喘不过起来,但心里却暗暗的想,“这小子说的倒也算是实话。”
 
分别总在想谈甚欢时,转眼几个小时又如光速般闪过,走在凉风徐徐的安顺廊桥头,二人互留手机号码道珍重。
 
此后,好些子里没再相遇,秋秋便打电话问麦浪,“近来好吗?有没有时间出来坐坐?”谁知这小子居然坏笑起来,放肆中夹杂着几分痞气。“怎么了?是不是想我了?”
 
2
 
“我呸,孔雀开屏,自作多情。”秋秋“愤愤”地啐了一口,顿时想将他揍扁在地,拧着他的耳朵叫他跪着方便面求饶。听到秋秋噗嗤一笑,麦浪乐得心花怒放。
 
此后,麦浪变得有些奇怪,有时,他像个喋喋不休的话唠,有时他又沉默寡言;有时,他又像一个痞子,满口放肆“调戏”之言;有时,他又面红耳赤的结巴。
 
国庆长假,秋秋独自在家闲得无聊,便问麦浪是否有空出来一聚?他遗憾地在电话里说,正要陪父母湖北老家。可是,傍晚的时候,他却跑来敲开秋秋的门。
 
“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要陪父母回家吗?”秋秋纳闷地问。
 
“我舍不得你啊,所以半道上折回来了。”麦浪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 
“呵!哪来那么大的魅力啊?”秋秋低头红脸说。
 
“当然有啊,要不然我也不会奉老爸之命,回来跟你要照片啊?”麦浪凑过脸去殷勤的说。
 
“你小子肚里到底憋着什么坏?赶紧给我交代清楚,不然大刑伺候。”秋秋随手操起笤帚威胁他说。麦浪这才坦言相告,父母又在急迫的催他谈恋爱,他不得已谎称秋秋是他女朋友。
 
“你小子胆儿也太大了,就不怕哪天穿帮了下不来台?”秋秋哭笑不得地说。
 
“放心,只要咱俩配合默契,保准出不了任何纰漏。”麦浪拍着胸脯说。
 
“要是你爸妈哪天逼婚,看你小子怎么收场?”幸灾乐祸的说。
 
麦浪轻松的耸耸肩,双手一摊坏笑着对秋秋说。“这事好办,到时秋秋娶你呗。”
 
“我呸,你真不要脸,‘名花有主’的你也敢打歪主意。”秋秋怒目圆睁的扬中的笤帚。麦浪见情况不妙,抓起秋秋桌的小相册,一溜烟地跑掉了。
 
3
 
过了两天,麦浪打来电话,欲言又止。秋秋问他怎么了?他奇怪地笑着说,没什么。秋秋当时忙着加班,便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 
连轴转的加班忙完之后,秋秋很想“审问”一下麦浪,看他脑袋是否被门给
 
夹了。麦浪手机被接通以后,一个女人的声音闯进秋秋的耳朵里。秋秋正纳闷自己是否拨错号码时,对方自称是麦浪的母亲。
 
她语气沉重地告诉秋秋,几天前麦浪在回家路上突然猝死。120原地抢救了1个小时,他的心跳才得以复苏。紧急送到医院以后,又连续抢救了三天才脱离生命危险……
 
秋秋慌忙“责问”她,为何不早点告诉秋秋?惊恐的泪瞬间夺眶而出……
 
秋秋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,隔着ICU病房的透明玻璃。看见他全身满管子,手脚被紧紧捆绑的样子,心忍不住刺痛起来……
 
秋秋步履沉重地离开医院后,惆怅一直在她的心里萦绕不去。几天后,秋秋忧心忡忡地再次来到医院。听说他已脱离危险期,秋秋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 
也许是心有灵犀,秋秋刚走近病床前,他的手指便轻微动了一下。在秋秋惊喜的同时,麦浪缓缓的睁开眼睛醒来,然而,他看秋秋的眼神却很茫然。就在秋秋怀疑他是否失忆时,他的眼神却忽然开始聚焦,瞬息之间闪过一道喜悦的光芒。秋秋欣喜地拉着他的手,他激动地冲秋秋眨眼睛。遗憾的是,他暂时无法开口说话,彼此默默地相望了许久……
 
秋秋起身离开时,麦浪的嘴唇微微动了几下,他妈妈翻译说。“不要走。”
 
望着他那依依不舍的眼神,秋秋的心里莫名涌起酸楚。麦浪母亲送秋秋出门时说,麦浪从小性格腼腆,不喜欢跟女孩来往,连说句话都会脸红。秋秋半信半疑地听着,心里纳闷地想,这个臭小子到底是何种真面目?
 
4
 
几天以后,秋秋打电话给麦母,询问麦浪恢复得怎样?是否有特别想吃的东西?可是手机接通之后,听到的却是一阵浑浊声。秋秋猜一定是麦浪在那端说话,便让他把电话递给阿姨。
 
麦浪固执地喋喋不休,秋秋一个音符也听不懂,只好无可奈何地挂断电话。
 
来到医院病房后,麦母笑着告诉秋秋,儿子说他很想念你。秋秋面色绯红的低下头,心里暖洋洋地问他近况怎样?麦母说身体恢复倒是挺好,就是对进食很抗拒。只有哄他说你是拿来的,他才肯乖乖的听话,真是一物降一物啊!
 
听着麦母的话,秋秋心里不禁惆怅起来……
 
麦浪见秋秋走来,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。秋秋坐下以后,麦母在一旁做翻译。但是翻译到中途时,她突然停下来,神秘地看着秋秋笑。秋秋一脸疑惑的看着她,又看看麦浪焦急的表情。
 
当麦浪一连串复杂的口型,缓慢转换成三个简单的口型时,秋秋终于听懂了他的表白。感动之余,秋秋心里伤感起来,一时竟不知何言以对,只得佯装不明白。麦浪见秋秋半天没有下文,黑着脸对母亲发出不满的哼哼声。
 
“你这是要赶我走啊?可是,秋秋听不懂你说话怎么办呢?”麦母疑惑地问。
 
麦浪瞪眼发脾气,母亲跟只好离开。麦浪示意秋秋把手递给他,秋秋本能地想拒绝。可是,面对他可怜的眼神,秋秋却没有勇气将手缩回,只能任由他紧紧地握着。他自言自语地说个不停,似乎并不需要秋秋明白他的意思,而只是需要她做个温暖的听众。
 
这次分别以后,秋秋很长时间没再见麦浪,她想狠下心来帮他忘记自己。可是,终究还是因为放心不下他,而拨通了他的手机。他一听到秋秋的声音,便迫不及待地要秋秋马上去看他。秋秋本能想要拒绝,可是,听到他断断续续的,有无力的声音,秋秋又于心不忍。
 
5
 
秋秋走进病房时,麦浪一脸漠然地问她是谁?
 
“你觉得我会是谁?”秋秋没好气地对他说。
 
“他现在可能真搞不清楚你是谁了?就在你来之前,她还把我当成女巫,硬要说我想把他变成一头猪,拉去杀了做腊肉吃。”麦母哭笑不得的说。
 
“啊?他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秋秋困惑的问。
 
“不知道,脑子时好时坏的。”麦母叹息说。
 
“这是谁?”秋秋指着自己的照片问。
 
“秋秋啊。”麦浪肯定的回答说。
 
“你这不是认识我么?还装什么傻?”秋秋笑着说。
 
“你才不是秋秋呢,你没她漂亮。”麦浪不屑的说。
 
“既然你认不得我,照片就不给你了。”秋秋不满的说。
 
“还给我,你这个女流氓。”麦浪一把抢回照片说。
 
“我怎么流氓了?”秋秋哭笑不得的问。
 
“这是男生寝室,不准跑来偷看,你出去!”麦浪气呼呼的说。
 
麦浪见秋秋不理会他,就大声叫来医生赶秋秋出去。谁知,医生也不理睬他,气得他咬牙切齿地“威胁”医生说,“哼,你居然敢不理我,小心我出院以后,把你们统统杀光。”
 
“来啊,互相伤害啊!”一位彪悍护士拿着大针筒走进来,吓得麦浪赶紧拉被子捂头装睡,笑得麦母和秋秋淌眼泪。
 
过了好一阵子,麦浪终于认得了秋秋。然而,对于往事他始终无法记起。后来的日子里,他脑子清醒的时候,对秋秋无比的依赖;思维混沌之时,又对秋秋冷漠不睬。他这种时好时坏的状态,令秋秋心一直忐忑不安,真不知他何时才能回归正常?
 
不久以后,秋秋与阿昌的异地恋走到了尽头。就在秋秋心情雪上加霜时,麦浪打来电话兴奋地跟她聊了很多,迫不及待的约她见面喝茶,秋秋欣慰地想,他终于回归正常了。
 
可是,见到的时候,麦浪却又变得很陌生,他客气的坐了片刻,就拉着母亲匆匆离开,留给秋秋一个冷淡的背影。秋秋心里忍不住酸楚起来,莫非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?
 
6
 
此后漫长的两年,麦浪的状况始终飘忽不定,有时甚至搞不清自己是谁。秋秋心灰意冷的想,既然无法在他心里留下烙印,何不悄悄地淡出他的生活呢?这样于己于他都是一种解脱。
 
然而,就在秋秋下定决心退去时,却意外接到了久违的电话。秋秋明知故问地问他,是否知道她是谁么?麦浪动情的说,她就是他日思夜想的秋秋,激动得在那端唱起了《风吹麦浪》。
 
暮秋的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,而秋秋心里却汩汩地涌动暖流。幸福的泪水
 
旋转而下,在秋秋的脸上欢喜的奔腾。
 
麦浪迫不及待地想与秋秋团聚,他的父母也盛情邀请秋秋到湖北做客。久别重聚,让秋秋与麦浪坠入幸福旋涡,但求时光在此时此刻能暂停。然而,就在秋秋与他之间的爱情,看似“水到渠成”的时候,秋秋无意中提及自己有心律不齐病史。麦浪母亲听了以后,沉默了许久,语重心长地对秋秋说。“儿子得了这样的怪病,已经够让心力憔悴,如果……”
 
麦母的欲言又止,让秋秋心里惆怅不已,可怜天下父心啊!秋秋深深地沉默起来,半晌不知何言以对。老人家何时出的门,秋秋竟浑然不知。回眸望窗外暖明媚,而她此刻的心里却是风雨交加。
 
踱步在凄清的东湖之畔,凝视微波荡漾中的浮萍,秋秋不禁困惑地问自己,对这份还没开始,便已经夭折的爱情,是不是也应该“随逐流流”?正如徐志摩所言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?
 
秋秋深深知道,麦母希望儿子能有健康的来女孩照顾,而不是他与她相互拖累。几番挣扎以后,秋秋决定悄悄的远离麦浪。她簌簌落泪的想,也许,放弃是一种最深的爱,正如将鸟儿放归苍穹,将鱼儿放归大海。既然爱他,就该把他留给健康天使去守护。
 
回到成都以后,秋秋换掉手机和QQ号码,还特意搬了新家,彻底从麦浪的世界中“蒸发”掉,从此,她也再无麦浪半点消息,想忘记却总偏偏想起。
 
(完)
 
2011年秋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别离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鹿溪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辉坛四级 辉坛积分:1410 分 辉坛金币:2500 枚 注册时间:2017-11-03 09:11 最后登录:2017-11-04 11: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