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余抠抠就医记

时间:2017-08-18 18:02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沙金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【小说】
 
余抠抠就医记
 
沙金
 
余家沟有个孤老汉儿,年纪七十有七,体型偏瘦,满脸皱纹,面色黄黑,头发花白稀疏,看上去弱不经风,但精神头还算好,大冬天都没戴帽子。多年以前,他就获赠了村里社里给他加封的大号“余抠抠”,于是就没人叫他本名了,要不查看户口簿身份证,连他自己都要回忆一下才想得起来他叫“余振国”,名儿好听着呢,还特有意义。
 
说是孤老汉儿,好像用词不是很准,因他有三个女儿,一个儿子,当然,他生儿育女那阵,是不会被罚超生款的,只要你有能力生,爱生就生去吧。他的大女儿被人拐到了北方,后来却正经结了婚安了家,只是路途太远,要没啥大事,十年八年都难回娘家一回。二女儿在市中心医院当了个小护士长,早给他添外孙了,这些年偶尔给老爹打点钱,人却不怎么回来。三女儿在外市教书,也有外孙了,隔几年要回来和老爹团个年,平时则很少回来。说到小儿子,那就是悲剧了,眼看就要高中毕业考大学了,而且成绩不错,可高考前偶遇车祸,没了!虽说获了二十多万赔偿,可老伴儿受不住打击,几个月后就随幺儿去了!到这时,所有女儿都早已出嫁,招个上门汉都没有了可能,所以,儿女成群的余老汉儿,还是当上了孤家寡人。
 
“余抠抠”这美名怎会落到他头上呢?这就长话短说了,因他抠呗,不但抠,还总爱多吃多拿别人的,村里社里的人这样评价他:“这个余抠抠啊,别人挑大粪路过他家地边,他都要舀一瓢尝尝。”谁叫他逢上生养一大群儿女那年月,缺吃少穿没钱用呢?他不仅被生活逼成了“抠抠”的个性,还因为长期吵红了脖子都要争着干工分高的犁水田的活儿,才四十刚过就落下了风湿腿,自然是没钱及时治疗,不过初起时扛一扛也就过了,就把风湿留在身上,成了养生病,每逢吹风下雨就痛得走路一拐一瘸,多年来都这么熬着,可这些年岁数太大了,遇上天阴下雨,腿痛就一年比一年加剧了。现在有女儿偶尔打钱,自己也有点积蓄,到他这年龄,农民养老金能有八十多元,长期吃风湿药喷云南白药,还能开支得起,平日也还能撑得住,就是怕过冬季。
 
元旦刚过,连日阴雨,余抠抠的两腿疼痛加剧了,尤其是左腿,都不敢站直了,感觉实在难忍,心想光靠自己买药吃不管用了,就一拐一瘸地慢慢上了街,来到了乡医院。
 
余抠抠吃了多年养生药,早吃成半个风湿病医生了,自己知道买啥药。刚有了新农合后,因图报销,也去医院看病买药,但他很快发现,虽然报销了“百分之七十”,结果远比在药店买药贵,就不再去医院了。
 
因余抠抠很少和医院打交道,医院的人见有生面孔来了,而且是个其貌不扬的瘸子衰老头,一见他进了门诊室,药房、划价、收费和报销几个部门的白大褂,都把他当成了老实巴交的老农民了。
 
余抠抠进了门诊室,坐下来,说:“老师,请给我号号脉。”
 
“老人家哪儿不好?”医生问着,就拉住余抠抠的手,号起寸关尺来,“说说,哪里不好?”
 
余抠抠心想,现在的年轻医生不会号脉,全靠问病,就说:“我的腿杆是多年老风湿了,这几天阴冷,就痛得更厉害了,自己买的药吃着没效果了。”
 
医生就拿起检验单,唰唰唰写了若干行潦草得只有他们医院的人才会认的字,交给余抠抠:“先去验血,化验小便,打B超,照片,都检验完了再拿回来。”
 
余抠抠不解,问:“就一腿杆痛,还要搞那么多名堂?”
 
“叫你去你就去,不搞清病因,咋个决定治疗方案啊?”医生冷冷地说。
 
好在医院不大,就在一二楼就走完了这些程序,可两个多小时就没了。余抠抠拿到检验单回到门诊部,又等了两个病人,才轮到他。医生瞅了一眼检验单,并没细看,在上面写了些什么,就又开个治疗单,递给余抠抠:“先到针灸科治疗,然后回来开口服药。”
 
余抠抠曾经扎过几次银针,这个能理解,就去了针灸科。
 
针灸科医生看看治疗单,就在余抠抠两腿的足三里扎上银针,又在膝盖旁扎了两针,余抠抠看着扎针的地方,连脚背上,共扎了八处。
 
扎完针回到门诊室,医生没再说什么,就拿处方“唰唰”几笔开了药,递给余抠抠:“去药房取药,一天吃两次,一次吃两粒。”
 
余抠抠到了缴费窗口,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候着。很快,收费员算出了帐:“连挂号费、检验费、治疗费、药费,总共九百六十三元五角。”
 
九百六十三元五角?我的天!余抠抠惊呆了,晕了片刻,才说:“我今天只带了一百元,用新农合医疗本报销行不?”其实他兜里有三百元。
 
“不行,今年的医疗保险还没划过来,要下个月才能报,而且你这不是住院,就能报也只能在保费以内报,你才交二百四十元医保呢。”收费员解释说。
 
“余抠抠”这个雅号,能没点儿含金量?他晕转过来之后,“抠抠”的精明一面就发挥作用了,心想不能和收费的计较,这个女娃子肯定是按单算帐的,就拿上划价单回到门诊室,也不吵架,平静地说:“老师,我自己买药,买一百块钱药要吃两个月,你们今天就给我扎了八针,开了八粒药,就要将近一千元?这也忒贵了吧?”
 
医生给他解释了一大堆,特别说化验透视打B超如何如何贵,特效药价格如何如何高,当今治病就是这行情。
 
余抠抠不慌不忙地听完,慢条细理地问:“就一风湿痛,做啥要搞那些对病痛没用的检验?我要求检验了吗?再说了,扎银针多少钱一针?你们今天总共给我扎了八针,扎针位置我记着呢,你那八粒药,我虽然不认得,但这划价单上有药名儿呢,我今天这病还就不治了,反正多年老毛病,死不了人,我这就去搭车到县里去,我土农民老汉儿搞不懂,我找懂医药的卫生局去,请他们鉴定鉴定,这是啥仙丹神药,会这么贵!”说着就站起来往外走。
 
医生连忙扶他回身坐下,变个语气说:“老人家先别急,我只是负责治疗,价格是他们在管,你这个治疗费,我也没想到有这么高,这样,您先坐坐,我去向院长反映一下,看能不能少给你算点儿。”
 
余抠抠见医生的话说得还算近人情,就说:“那好嘛,我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 
一会儿,医生回来了,说:“老人家,我向院长反映了您这个情况,院长给各科室发了通知,要求对您这个病例特殊处理,念您年岁这么大,您就给个成本费就行了,连药带检验带治疗,总共二百四十元。这个数目要是再低了,医院就亏本了,您也看到的,这个摊子这么大,一大堆人要吃饭,亏不起的,希望您能理解。”
 
二百四?还是不值!四十还差不多!不过,这个医生这么说了,那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,这茬儿就算了!就说:“既然老师你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我也就不计较了。”
 
余抠抠于是就去缴费、拿药。
 
回到家里,倒了半杯水,取出药来吃,见是比黄豆大一点儿的深绿色糖衣片,发现这是自己以前买来吃过的,确实比较有效,可一元钱要买二十四粒装的一小瓶呢!要是记得住药名儿,谁还来求你医院?
 
吃了药,余抠抠恨恨地骂道:“狗日的医院!”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:1890 分 辉坛金币:2322 枚 注册时间:2017-07-05 10:07 最后登录:2017-11-10 13: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