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原创小说:江南铁鹰

时间:2017-08-14 20:07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沙金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短篇武侠】
 
江南铁鹰
 
沙金
 
清末民初,朝廷更迭,国家失治,是以军阀割据,匪盗猖獗,百姓深受水火之灾。军阀的脸皮上,还写有“统治者”的字样,虽说税赋军费让老百姓不堪重负,可还不致于明火执仗地打劫百姓,表面上还要时不时剿剿匪以安乡里。而土匪就不同了,基本上是哪里有适合盘踞的山林,就有山大王的山寨,大凡有点儿皮毛武功又心术霸恶者,或十来二十人,或三五十人,或一二百人,纷纷拉杆子立山寨,占山为王,四乡抢劫,搅扰得各地老百姓民不聊生。更有倚仗着人强马壮、武功高强的匪盗,远远不屑于到四乡八里打劫点儿粮油鸡猪,更是热衷于打劫那些拥有家丁武装的大户人家,除了吃的穿的外,专门抢劫金银珠宝,文物字画,瓷瓶玉器,甚至连红木家具都尽数抢劫,因而,时不时还有大户人家被灭门的惨祸!
 
一日,在浙赣交界的鹰潭地界,光天白日之下,一家罗姓大户人家的庄园里,罗家人正在和一伙强盗进行着生死搏斗。
 
原来,是盘踞在浙闽赣三省交界的大山里的一个叫“红狮寨”的土匪武装,打探谋划了好久,要抢劫富甲一方的罗员外家,但探得罗员外特聘了四个各有绝招的武师,还养有十六个打手,而罗家本就世代尚武,因而罗家下人们或多或少都会点儿拳脚功夫,所以,罗家虽有钱财,骨头却很硬,一般土匪都不敢打罗家的主意,红狮寨也不敢轻举妄动。这天,红狮寨的大狮王,也就是土匪老大,真名师占魁,带领手下八大狮王和七十二小狮,另有喽罗若干,专趁大白天人们防守松懈,来了个突然袭击,对罗员外家实施抢劫。
 
这师占魁,号称大狮王,那可是让他手下的八大狮王心悦诚服的,他本就体型硕大,力大如牛,长一头散乱卷发和一部络腮胡子,活脱脱就是狮子相貌,他习得一手玄阴掌,掌力可破三寸厚的木板,并能运功把一碗热茶瞬间握成冰块,一般内功较弱者若是中掌,不仅五内俱裂,还会中玄阴冰毒!他手下的八大狮王,不按年龄而按武功排号,但排在老八的八狮王,也把一对双节棍使得呼呼生风,中棍者非死即伤。
 
罗员外家这四个武师,自然不是吃素的,他们都分别习得一手纯熟的八卦掌、金刚掌、红砂掌和掏心拳,个个功力都在六七层以上,而且刀枪鞭棍,都各长一二种,平日没事时,就在庄园里教习打手们的功夫。所以,师占魁虽然打遍方圆数百里无敌手,却不敢小觑罗家。
 
按照计划,红狮寨的匪盗先暗暗逼近罗员外家的庄园围墙外,大狮王一声口哨,八大狮王飞身跳进墙院,打开大门,七十二小狮和喽罗们蜂拥而入,挥动兵器,乒乓乒乓,见人就杀,可叹罗家几个正在庄园大坝里扫地浇花的下人,不明不白地就身首异地了!
 
罗家人一听见响动不对劲,四武士领头,十六打手和强壮家丁紧随其后,立即从前院大门里飞身出来,落身在院前大坝里,捉对和土匪拼打起来。
 
罗家人虽不弱,四武师个个都和几大狮王旗鼓相当,但罗家会武功的人毕竟在人数上占了下风,不一刻,便有一个打手和三四个家丁命丧刀下了。
 
罗员外也会些武功,擅使一柄长柄大刀,见状也横举着长柄大刀,腾腾腾地跑将出来,挥刀加入了战圈。罗家武师和打手们见主人也来参战了,顿时来了劲头儿,奋起拼杀,红狮寨很快就有几个小狮被杀,五狮王还险些丧命罗家武师的金刚掌下,战局暂时胶着起来。
 
大狮王师占魁一直在圈外观战,这时眼见罗员外一参战,战局就起了变化,自己一方难以速胜,不免内心焦灼,就飞身起来,脚点地上人的头顶,呼呼呼跃过数十人,运起玄阴掌功,直取罗员外!
 
罗家武师和打手们眼见得主人有危险,可稍一分神,四武师中就有一人命丧二狮王之手,场中情势急转直下,罗员外危在旦夕!
 
罗员外的武功招数,不过是好武者的表演水平而已,怎可能是大狮王的对手呢?眼看罗员外就要中掌了,可在千均一发之际,大狮王的左眼珠儿“咝儿”就不见了,眼窟隆血流如注,另只眼一时也睁不开,就被这突入其来的一击给弄懵了,站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。
 
这时,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,身穿黑色劲装,但对襟劲装的前胸上那一排白色的布纽扣,在黑衣裳的衬托下格外显眼,衬得整个人分外精神。但见他不慌不忙,在人堆里腾跃起落,左一爪,右一腿,不一刻便打得八大狮王跌跌撞撞,节节后退,红狮寨的人立刻就处于了下风!
 
大狮王师占魁抹了抹满脸血,努力睁开另一只眼一看,但见来人同时使用的是两种本来是相互克制的鸳鸯腿和鹰爪功!真是奇了怪了!但见他一个人与一大群人相斗,不但招数娴熟,更是不慌不忙,气定神闲,心知今天撞上硬桩子了,心里苦叫“天不助我,倒霉透了”,忍着剧痛吹声口哨,高叫:“风紧——,撤呼——!”
 
于是,红狮寨丢下了七八具尸体,一窝蜂败退而去。
 
罗员外遇险获救,看到土匪败走后,几步来到黑衣青年面前,倒头便拜:“恩公救命救庄之恩,罗某人无以为报,还请恩人进屋叙茶!”
 
黑衣人连忙扶起足可以做他父亲的罗员外,连说:“老员外,使不得使不得,快快请起!”
 
黑衣人扶起罗员外,随罗员外进到客厅大堂里,分宾主座下,丫鬟立即端来了香沁心脾的上等铁观音。
 
罗员外离座再次行礼:“敢问恩公何方人氏,因何出手相救?”
 
黑衣人起身还过礼,复坐下说:“小生乃赣州铁翎镖局铁老镖师之子,小名铁振英,十年前受父之命,前往浙南雁荡山拜玉松子恩师学艺,今次学成归来,恰路过贵庄,但见匪盗屠庄,遂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而已,却不敢居恩公之名!”
 
罗员外沉吟了一下,说:“玉松子当年与老夫倒有一面之缘,只可惜老夫无缘随仙长学艺!只不过,恩公今天救了敝庄,恐怕受到牵连,惹上祸端,着实让老夫过意不去!”
 
铁振英问:“此话怎讲?”
 
罗员外把浙赣两省这些年的官匪状况概述了一番,然后说:“这红狮寨,大狮王师占魁的功夫了得,且心黑手辣,今天吃了亏,丢了眼,决不会善罢甘休,何况他与赣西黑虎山的匪盗私交甚好,那黑虎山的虎王亦功夫了得,二人近年来在江湖上素有东狮西虎之称,江南一带鲜有能与之匹敌的!老夫担心,他要是知道了是恩公救了敝庄,伤了他眼睛,他必然要联合黑虎山,对你家铁翎镖局不利,这叫老夫如何是好?”
 
铁振英听后,淡然一笑,拍胸口说:“老员外,小生要是不知晓,或遭他们暗算也未可知,今日既知,谅他红狮黑虎联手也难奈我何,何况我还有镖局为依托呢!只是多年在山上学艺,不知近年世事,倒是万分感谢老远外指教!”
 
“红狮寨就很棘手了,何况黑虎山更比红狮寨厉害一着呢,恩公何以如此不放在眼中?”罗员外还是不放心,当然他也担心自己再被抢劫。
 
铁振英慢慢地说:“为匪者,无非靠的是心狠手辣,本事是有一些,但大多是外家功夫,看似刚猛,却不经打不经累,更不会使巧力,不足为患。实不相瞒,小生已经尽数学习了恩师所传,不仅把两种本来是相克的,也就是不可能一个人同时都学的鸳鸯腿和鹰爪功学得炉火纯青,更是幸获恩师所授一甲子内力,故而敢于邈视这些占山为王的蟊贼!”
 
罗员外长舒了一口气:“既如此,老夫便放心了!恩公要是不嫌弃,务必在敝庄小住一二日,我两叔侄好好叙叙酒!”
 
“多谢了,小生那就讨扰了!”
 
铁振英临走时,罗员外吩咐帐房用个大托盘装了三十二个元宝银子答谢铁振英,不用说,自然是一锭也送不脱的,罗员外深知铁少侠的人品,也不过于勉强,于是行礼相送,并托话问候铁老镖头。
 
……
 
却说红狮寨一干人马,多年来无不旗开得胜,所向如愿,今次在罗家庄园吃了大亏,分文粒米没有抢到、大狮王被挖了左眼、丢了七八个小狮的性命不说,八大狮王中还有两人被鸳鸯腿踢成了内伤,一人被鹰爪功抓断了两匹肋骨,从罗家庄园败退出来,气急败坏地回红狮寨而去。他们哪里知道,要不是铁振英秉持不呈强不杀生的武训,今天哪里还有他们这些狮王的名号?
 
再说铁振英回到镖局,向父尊汇报了十年所学后,铁翎镖局别提有多高兴了,还专门请戏班子唱了一天大戏。自然了,实力本就居江南各镖局前列的铁翎镖局,因为铁振英学成归来,那真正是如虎添翼,再加上世道混乱,匪盗横行,护镖的生意就越发红火,而铁翎镖局信誉特高,托铁翎镖局护镖的货主绝无闪失,铁翎镖局收取镖费却从未多收分文,是以一时间镖局业务异常红火。当然,频繁的护镖途中,铁振英少不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少不了扶危济困,于是,就有人给铁振英送了一个江湖名号“江南铁鹰”,并且“江南铁鹰”这个名号很快传遍了江南地区,年纪轻轻的铁振英,从此成了武林名家。
 
红狮寨经过一个多月的修整治疗后,受伤狮王的身体渐渐复了原,而大狮王的左眼上,就多了一个黑眼罩,于是江湖上就给师占魁送了一个“独眼狮王”的绰号。师占魁听了虽然恼火,却又奈何不得。
 
红狮寨经过修整虽然复了原,但无论从实力上,还是心理上,都不如从前了,虽然对罗家恨得牙痒痒的,可再出山打劫,就不敢轻易去打劫罗家庄园这一类养有武师的大户人家了,后来打劫就变成了半夜摘桃子,挑软的捏了。但是,大狮王师占魁的丧眼之恨,却一直耿耿于怀,特别是获得了“独眼狮王”的绰号后,对那天取他眼珠的黑衣人就越来越仇恨,于是就经常派人四出打听那人的下落。
 
一日,探子回报说,近期来江湖上新冒出了个“江南铁鹰”,是赣州铁翎镖局的现任总镖头,武功十分了得,竟然还会同时使鸳鸯腿和鹰爪功,护镖一直十分繁忙。会同时使鸳鸯腿和鹰爪功?师占魁立即想到了罗家庄园,就又问探子,可看到过这个“江南铁鹰”?探子回报说,那人年近三十,中等身材,常穿黑色紧身劲装,胸前一排白色纽扣分外显眼,每每亲自护镖。在罗家庄园,几个狮王都与铁振英交过手,还受过伤,比伤了眼睛的大狮王看得更清楚,一听探子描述,都说就是那天坏事的那人!
 
哼,总算找到你个狗杂碎了!师占魁就与众狮王商量:“各位贤弟,红狮寨此仇,非报不可,奈何姓铁的功夫太厉害,尔等可有良策?”
 
被铁振英打伤过那三个狮王,内心胆怯,纷纷争着说:“大王,此人功夫了得,我等报仇,须得从长计议!”
 
另几个狮王嚷嚷说:“他姓铁的功夫高,不如我等手段狠,待我们探准他们走哪趟镖最便于打伏击,我们给他玩点阴的!”
 
师占魁点头称是,沉吟良久,说:“明打硬拼,我等绝非对手,打伏击乃上上之策,但以我红狮寨的实力,就算玩阴的,也难有一举报仇的胜算啊!”
 
几个狮王又献计说:“大王不是与赣西黑虎山私交甚好吗?我们请虎王助一臂之力吧!”
 
“贤弟说得甚是,可要是虎王不肯相助,如何是好?”
 
“大王勿虑,我等去请虎王时,向虎王晓以有了江南铁鹰就没有我等利益的大义,再把姓铁的功夫夸大一番激怒虎王,最好再编造点江南铁鹰如何在群雄面前贬低奚落虎王,给他来个离间计,不信虎王不出山!”
 
“好,好,如此甚好!”
 
于是,红狮寨就开始了与黑虎山的勾结,并着手制定阴谋鬼计。
 
入秋后的一天,天清气爽,冷暖宜人,铁振英带领镖队,为军阀政府护送了一趟至关重要的货物,从赣州出发,正行走在通往皖南的驿道上。
 
接近黄昏时分,眼见得还没到有店镇的过夜之处,铁振英吩咐:“大家加把劲,力争天黑前走到店镇!”
 
镖队加快了速度,很快就走进了一处狭长形山沟。铁振英护镖已然经验丰富,掀开轿帘抬头观看两边的陡山,心想虽然自己仗着武功高强,镖队实力也不弱,但总是小心为妙,于是传话下去:“此处极易打伏击,各位须得谨慎提防盗贼伏击!”
 
果然,当镖队走进山沟深处时,只听一声唿哨,两边山上推下滚石,扔下火把,射出弓箭,那阵势似有千军万马在打伏击。
 
镖队幸好早有防备,一有异动,镖师们个个都飞身站上货箱,用长枪短刀宝剑各种兵器格挡飞石火把箭矢,乒乒乓乓,约有半袋烟功夫,两边山上停止了飞石火把和射箭,约有足足两百多人,从两边山腰上冲下山沟,武功高的就飞身下山,团团围住了镖队。
 
镖队总共不过三十六人,连同二十四辆镖车,被两百多人围了个铁桶一般。
 
包围圈形成后,就见从包围圈外并排走进来两个人。
 
左边的一个,铁振英认得,这人正是红狮寨的大狮王,铁振英飞快地瞟了一眼,在人圈里还发现了几个狮王,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。
 
右边的一个,瘦高个子,像段枯树,更像鬼魂,刀削脸惨白无色,尖下巴上长着稀稀拉拉几根老鼠胡须,穿一身打满了补丁一样的褐色甲衣,三分不像人,七分更像鬼!这人既与狮王匪帮同来,莫非就是赣西黑虎山的虎王?
 
铁振英正心念电闪间,就听大狮王师占魁说:“姓铁的,那日在罗氏庄园,你狗日的坏了我的好事不说,还伤我眼睛,此仇怎可不报?老实告诉你,你爷爷费了不少劲,才打听到你就是仇家!明年的今天,就是你的忌日!”
 
那个阴鬼似的虎王,形象与称号实在不相匹配,可他练的却是更胜师占魁的另一种阴毒功——蝎毒掌,而且掌力还略胜师占魁一筹,心性狠辣之外,更多了几分阴毒,他今天就是听信了师占魁的挑唆来取铁振英的性命的。
 
大狮王师占魁高声喊道:“弟兄们,保护好货物,所有人等,一律格杀!”说完就和虎王两人同时直取铁振英。
 
三十六镖师的武功在江湖上,那都是扬名立万的,这些狮王和虎王啥的,哪能说取性命就能取了性命呢,就更别说那些小狮小虎了,只不过他们仗的是人多势众,于是一开始博斗,土匪就没占着便宜,时不时还有武功不济的小狮小虎丧命或受伤。一方人多,一方功夫精,战圈里一时间打成了个势均力敌。
 
这个阴鬼虎王,也不打话,见狮王一动手,就来了个阴招,趁铁振英的注意力在狮王身上,扬起蝎毒掌,从侧后向铁振英偷偷拍来。
 
铁振英何等身手?放眼当经武林,内功能在一甲子的能有几人?他既已明白今天的事态,也知道了这两人就是土匪中最狠恶的东狮西虎,断定这两人是不会悔改的,就有了铲除首恶为民除害的打算。但见他,腾身飞起近二丈高,跳出狮虎合围,一眼瞥见这两人的掌心都泛着暗黑,知是玄阴功夫一类阴毒招数,心里就更坚定了消灭他俩的意念,于是凭着过人的轻功,左躲右闪,就是不出攻招。
 
狮虎二人见铁振英一直不出攻招,竟以为铁振英名头响亮,不过如此,两人一递眼色,动作更加迅猛,招招都欲置铁振英于死地。
 
铁振英仍然只躲不攻,一是在寻找机会出招,二是让他们先使使蛮力去吧,先累累他们才好收拾。
 
三人打得风声呼呼,飞沙走石,真正打出了高手过招的架势。
 
由于狮虎二人急欲杀死铁振英,动作奇快,力道奇猛,很快就打了二十几个回合了,他两人都感到气喘嘘嘘了,可看铁振英,却没事似的,那架势哪里是在对打?而是在逗他俩玩!于是心里就有些发急,大狮王高喊一声:“拿命来——”,运足玄阴掌力,照铁振英左肋下拍来。
 
这时,恰好阴鬼虎王在右侧,铁振英微微一侧身,伸手把狮王举掌的手臂拉住再加力往前一送,这一掌就正正实实地拍在了阴鬼虎王的前胸上,虎王哪想到狮王会拿掌打他呢?中掌后倒退了五六步才趔趔趄趄站住,指着狮王:“你、你……”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就口吐鲜血倒地身亡了。
 
铁振英也不打话,抓住狮王愣神的一刹那,使出鹰爪功,以一甲子内功驱动爪力,一把从狮王硕大的胸膛里抓出心脏,血淋淋地捏在手里,飞身跳到一辆镖车上,高喊道:“通通住手,听我说话!”
 
双方的人一听,都停了手,齐齐扭头看着铁振英,不知道铁振英手里那血淋淋的东西是啥。
 
铁振英高声说:“我手里这东西,就是大狮王的心脏!你们看,虎王狮王已经双双毙命,你们这些小喽罗要想活命,今天必须听我说,否则,狮王虎王就是你们的下场!”
 
红狮寨和黑虎山的大小土匪一看前面路上,果然躺着两个大王的尸身,个个立即心怯腿软了,纷纷跪地求饶:“我等但听铁大侠差遣!”
 
铁振英说:“尔等若能答应我的话,便放尔等一条生路:今天回去后,在你们山寨上自种自吃,休得再行抢劫杀人勾当,否则杀无赦!能做到吗——?”
 
人到了只为活命的地步,还有啥做不到的?于是众人齐声高喊:“能做到!”
 
“那好,还不快滚回山寨去!”
 
……
 
这次押镖回去后,应镖师们的请求,铁振英把铁翎镖局更名为了“铁鹰镖局”。
 
铁振英杀死江南地带的两个首恶后,其他土匪个个儿一听“江南铁鹰”的名号就吓得腿肚子发抖,全都收敛了恶行,于是风气大变。百姓有了安全感,就有人把“江南铁鹰”编成段子,在茶馆说书,也在民间流传,赞扬江南铁鹰行侠仗义为民除害的英雄故事
 
不久,国民政府成立了,地方军阀纷纷改编成了国民革命军,再加上有了公路,有了汽车,镖局的生意就逐渐衰落了,铁振英就改行参加了革命军。因他能征善战,据说他后来成为了一名团长,并在抗日战争中屡立奇功,但“江南铁鹰”的故事却在江南民间久久流传。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久久流传 侠义故事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:1890 分 辉坛金币:2322 枚 注册时间:2017-07-05 10:07 最后登录:2017-11-10 13: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