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南北武侠传

时间:2017-05-19 17:08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桥东大河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刀剑横戈风云涌,斩断江湖恩仇。寒光血影无情留,看穿破功名,尝尽苦肠酒。
 
情归无处望天涯,往事不堪回首!叶落黄尘新人旧。笑百年之后,一片土山丘!
 
《临江仙.江湖情仇》阳春三月,天地相交,孕育万物,杨柳依依,花草缤纷。站在虎跃城仰望正北面,有座苍龙山,山从东面到西面形成了三道弯,长达万里,高可触天。周围是龙潭大洋,围绕着整个苍龙山。远远望去苍龙山就像是龙潭大洋里的一条蛟龙,神圣而威武。山峦的正中央有一道千丈高的瀑布,倾泻在山脚下一个名叫‘月明湖’的湖潭里,溅起三丈多高的浪花,拍打在两旁的石壁上,水珠四溅,雾气弥漫。每逢十五月夜,月明湖的湖底就会呈现出皓洁的光辉,犹如一颗夜明珠,与天上明月相交辉映,煞是神奇壮观!而站在高处俯视,那道奔泻而下的瀑布,犹如一条大舌头,时时有着吞没虎跃城的欲念,让人赞叹之余又有些惊叹!
 
这一带怪石横生,道路崎岖,山涧河溪之声仿佛银铃般泠泠悦耳。各样的鸟兽飞来走去,嫣然一幅青山绿水盎然春意图,让人欣然悦目,留恋忘返。顺着瀑布对面望去,东西有条宽道,蜿蜒伸向两方。顺着这条道往东走,过一座土地庙就是‘真武’派,相反顺着道路向西走大约三十公里就是‘玄天’派。玄天派本出自真武派。真武派的掌门玄真有三个徒弟,大徒弟时不争二徒弟张之灵,三徒弟张鹤松。二十年前,张鹤松在一次比武时,输给了大师兄时不争,他就认为师傅偏向大师兄,对自己过于忽略,就经常抱怨,怀恨在心。后来又因为一个无名氏的谣言,说玄真要在自己的徒弟中挑选未来的掌门继承人,还要把自己的真武剑传下。张鹤松日夜猜疑不定,对师傅还有大师兄的怨恨越来越深,终于有一天,他在玄真掌门人的人参汤里放了‘三绝散’,害死了自己的师父,但他并没有得出真武剑的下落。
 
再后来他编造谎言,在二师兄张之灵面前嫁祸给大师兄时不争。张之灵信以为真,结果三兄弟闹翻了脸,二人指控时不争害死师傅,时不争百口莫辨,结果离开真武殿不知了去向。
 
时不争走后不久,真武派要立举掌门人,结果各各门徒都推举张之灵做掌门,张鹤松心中十分不服,非要和张之灵比武,还说谁输了就离开真武派。由于时不争的离开,张之灵不愿再与师弟发生争执,于是便主动让给他真武派的掌门之位。可张鹤松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,他认为这样显得自己不够资格,而且难以服众。于是二人就比了武,结果张鹤松输了,他只好硬着头皮离开真武殿,自己创立了玄天派。后来他串通了鬼宿宫、纯阳宫、玄武派、上清观和孤峰派,共同怂恿着城主阳奉违开武林大会,以推举武林盟主为由,借机联手灭掉真武派。这一天,日当正午,从西面走来一个人,身高七尺,花白胡须,身穿酱紫色长袍,剑眉虎目,大方口狮子鼻,岁在知天命。他是真武派的大弟子古万风,脚步懒慢,风尘仆仆,显然是刚从外地回来。黑红色的脸孔透露着疲惫与忧郁,低着头一边想着心事,一边向‘真武大殿’方向走去。
 
真武大殿便是真武派。坐东朝西,是苍龙山的最东边也是边际,边际以外都是山海。这里树木纵生,环境优美。山门前是一片用青石铺垫的广场,广场两边各有两行马桩。顺着广场往前走,有一道汉白玉石阶梯,上了石阶是两扇红油漆的大门,大门高约一丈五六,门上方挂着一块黑色匾额,上面用金漆漆着四个醒目的大字‘真武大殿’,显得格外耀眼。蹲守在门口两边的大石狮,张牙舞爪,神采奕奕,犹如从天而降的仙道座骑,彰显着正义与神威。这时,忽然听得嘎子一声,大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白衣青年来。那青年身穿锦袍,中等身高,宽肩膀,高颧骨,虎眉龙目,面如白玉。
 
只见他顺着大道向西边瞭望一会,好像望到了什么,面带着无力的笑颜回到门里。过了不大会儿,大门敞开,从里面走出一行人,头前是那个白衣青年后面还跟着五六个人,只见他们冲着古万风走去。古万风道:“各位师弟,我回来啦”。只见这些人纷纷向古万风施礼道:“大师兄,你终于回来了!师傅他老人家…”。说罢个个神情黯然,忧心忡忡。原来,这些人都是真武派的弟子,也都是古万风的师弟。
 
古万风见他们个个面带忧伤,欲言又止,就问道:“师父怎么了?出什么事啦”?只见刚才那个青年伤心的道:“大师兄,师傅受伤了!在逸仙阁,伤势很重,前天特意请了梅竹山的医圣华引,为师傅看病,现在清醒了许多,可是,看上去还是挺严重”。说话之人姓仇,名易天,是真武派张之灵的三弟子,他是张之灵和古万风从恶人手中夺救的,拜师要比其他的师弟们早,虽然年纪不太大,但论及师辈他应该排在第三位。古万风听罢,紧锁眉头,忙问道:“师傅怎么被人打伤了?是谁打伤的?快带我去见师父”。“前几天师傅找南宫奎问话,后来两人发生了争执,相互出手出手,结果被张鹤松偷袭致伤”。
 
说话之人是四师弟,姓龙,名云清,身着青衣,面如镔铁,大约三十岁左右。古万风道:“师傅为什么和南宫奎评理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 
快,快带我见师父”。说罢众人急忙向门里走去。逸仙阁内张之灵躺在床上,神色萧条。
 
这时有个人正端着一碗汤药,坐在床前喂师傅张之灵。此人四十出头,身穿灰白色长袍,面黑肩宽,大浓眉圆眼,阔腮帮留有燕尾胡,他是张之灵的二弟子上官凌云。“凌云,你师兄回来没有”。张之灵闭着眼睛吃力地问上官凌云。上官凌云道:“应该回来了吧,我出去看看”。上官凌云刚走出门,就见仇易天带着师兄和其他师弟朝逸仙阁走来。古万风问道:“凌云,师傅现在怎么样”?
 
上官凌云道:“大师兄你都知道了。师傅…不是很好”。古万风急忙进屋来到师傅的榻前,只见张之灵面如暗月,平躺在床上,双目垂敛,忽听喊自己,强打起了精神,展开眉目看着古万风。古万风看到憔悴师傅,顿时泪如泉涌,上前跪倒拉住张之灵的双手道:“师傅,我回来啦”。
 
张之灵看看徒弟,虚弱地道:“万风啊,师傅就怕你回来晚了,见不到你”。
 
古万风道:“师傅,您老不会有事的”!张之灵吃力的一笑道:“真武派今后就由你来支撑,为师怕是不行啦!自你走后,鬼宿宫经常夜里来人寻找真武剑,他们没找着,后来就来白虎堂盗墓,被我们的人发现后发生了冲突,死了好几个人。后来我去找南宫奎,要为死去人讨回个公道,没想到张鹤松也在,他看见我立马藏了起来。后来我和南宫奎发生了争执,结果出了手,可没想到张鹤松竟然暗算我”!古万风听罢十分愤怒,道:“张鹤松这个小人,他可真卑鄙!师傅,我要去找他算账”!龙云青道:“对!这张鹤松真卑鄙!此仇我们一定要报!大师兄,我们现在就去”。
 
仇易天见他们情绪比较激动,就劝阻道:“慢着!各位师兄弟,凭我们现在的武功,恐怕还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”!
 
张之灵道:“天儿说的没错,你们都别冲动!万风啊,你见着关龙子和紫云道长没有”?古万风道:“师傅,我先去了无真教,把南宫奎和张鹤松的诡计讲给关龙子听,不过…”。
 
张之灵一脸的担忧,问道:“是不是关龙子不愿意参与此事”?
 
古万风道:“师傅,紫云道长对这件事很生气,她让我转告师傅,请您放心,不管六大门派发生什么事,紫衣派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,她还说过几天就过来拜访您。张之灵道:“这次武林大会,张鹤松他们除了针对我们之外,还会针对别的门派。他们的目的是要得到武林盟和阳奉违的城主之位,只是,阳奉违看不透罢了”。
 
古万风双眼充满了愤怒,他道:“什么武林大会,那根本就是杀人的战场”!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发泄着心中的怒气,不知不觉夜已降临。古万风道:师傅,您老先歇息吧,我去和师弟们商量些事。张之灵吃力地道:好,你们去吧!你们都听着,所有事情都听你们大师兄和二师兄的。说着用手示意一边的小徒弟,那小徒弟便向屏风后面走去,不一会就出来啦,手里端着一个用油漆过的黑匣子,从里面掏出一个金黄色的铜牌,上面写着真武令三个字,张之灵示意他交给古万风。
 
古万风接过后惊讶道:真武令!张之灵道:这是本派堂令,你拿好。古万风双手颤抖地接过堂令,张之灵看了看所有的徒弟,忽然又想起了那个离家出走的师兄时不争,脸上流露出无限的内疚与遗憾,倏然泪下。
 
只见他对徒弟们道:如果你师伯回来啦,就把这真武令还给他,以证明我们之前的误会,让他原谅我。如果他真不在世上了,你就接管真武派,好好带领你的师弟们习武修德。
 
把我们真武派发扬光大。为师受了张鹤松那一剑,怕是活不了几天。古万风道:师傅,我师伯如果能回来,我一定会替你向他请求原谅的。明一早我就去请医圣华引来给您看病,您不会有事的。我和几位师弟商量一些事情,您老先歇着吧。张之灵此时也无心答话了,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 
古万风带着师弟们退出屋内后,就去了玄武阁。玄武阁坐落在最北部,是他们这派的议事大厅,此阁楼高达四丈,建筑奇特,四面的房嵴角各有青龙,白虎,朱雀,玄武。嵴角下方个悬挂一个铜铃,两扇用油漆漆过的黑门,门口也各有一个高约一米的石麒麟,门前四层台阶,进了门,是一片方圆两亩左右的绿草地,草地上各有人工建造的假山,凉亭。从门口到屋内是一条s形的道路,进了屋内两边各有二十几把红漆松椅,椅子一边各放有小茶桌。
 
正中央,也就是最上垂首,是一把黄铜铸造的大铜椅,和别的椅子不同的是,这把椅子精工雕铸着两条狻猊,盘着这把椅子,椅子背部还刻着八卦图。古万风和师弟们来到玄武阁,其他师弟们也都到齐啦,都是一些武功好的,有资格的弟子,大概有六七十人左右。大家纷纷向几位师兄见礼,古万风道:各位师弟都请坐吧。
 
大家纷纷落座。古万风道:各位师弟,师傅被张鹤松打伤,这个仇咱们一定要报!张鹤松他们那帮小人,之所以会对师傅下手,完全是因为那把所谓的真武剑,对于这件事情,我想听听各位师弟的想法。
 
话音刚落,就有人道:大师兄,我觉得这事不难是真,众位想一想,张鹤松那老王八本是我们真武派的人,并且他曾跟玄真师祖学艺几十载。如果没有此剑的话,他绝不会和南宫奎一起夜入我派探虚实,我认为此剑存在,至于此剑何处,那我就不知道了。
 
说话之人是张之灵的五弟子,姓邢单名冲字,五短的身材,相貌一般,此人平日爱说些粗话,但都是有口无心,心底忠厚老实善良。古万风听到他的话,脸上露出一丝疑惑,问道:哦,照五师弟的意思,本派果有此剑!那为何师傅没有向我们众师兄弟说起此剑呢。
 
又有人道:五师兄说得对,现在到处流传我们有真武剑,至于师傅为何没有向我们说起,我想另有隐情吧。说话者是张之灵的六弟子白道行,平顶身高,相貌堂堂,性格比着其他人略显内向。
 
古万风道:最近有没有张鹤松他们的消息?邢冲道:没有,真不知道这帮小人会在暗地里下什么手段。邢冲道:大师兄,我想是不是他们真的有了真武剑的下落,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推举选武林盟主呢?那天我和师弟在路过一家客栈,听一旁的几个人说张鹤松知道真武剑的下落。
 
仇易天道:不可能,他们现在没有找到真武剑,只是怀疑真武剑在我们手上,故而暗地里将师傅打伤,以为我们会拿真武剑去找他们为师父报仇,如果我猜不错的话,他们的目的肯定是想利用这个机会,引出真武剑。古万风等人听罢觉得挺有道理,龙云清道:那我们该怎么办?我们也没有真武剑呐。
 
仇易天刚要开口,突然,古万风急忙向众位师弟使了个眼色,示意大伙别说话。但听他压低了声音道:众位师弟,房上有人。
 
众人听罢先是一惊,接着都提高了警惕。与此同时上官凌云好像也早已知道房上有人,二话不说直径轻声走出门外,绕道来到屋房后,紧接着就脚起身飞,飘落在房顶,想要看个究竟。
 
这时候,仇易天也随着二师兄走出来,飞身飘落在房顶,二人同时发现有个黑影在前方闪动,沿着房脊向西走去。
 
于是二人就随着黑影在后面追赶。可二人追了一阵子,追到西面白虎堂的房顶上时,见那黑衣人突然转身飞进密林之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,就在这时,二人听到东面玄武阁有人叫喊之声,二人打定注意,就不在追赶那黑衣人,转身返回玄武阁。
 
古万风见两位师弟追赶说话的人去了,他也随即急忙走出屋内想来到屋外看个究竟,可还未走到门前突然咣当一声,屋门竟被推开,震得得两扇门叶哐当之响。大家都惊呆啦,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人,进来的是一名小徒,他急忙跪在地上哭喊着道:快,快,救师傅啊,师傅被人暗下毒手,已经不行啦。
 
众人一听,不由得又惊呆一时,这时邢冲指那人便问道:小同子,你胡说什么,你他娘的在胡说我割了你的舌头。那小同子道:五师兄,我没有胡说,师傅真的被人暗害啦!崔师兄现在师傅的房间里呢。原来在他们议事时,早已有人来做暗杀准备。
 
待他们去玄武阁之后,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人,一个人拿刀,一个人拿剑。来到门外一棵树后将一名门外留守的小徒弟用飞石打晕,而后杀害,然后悄悄推开屋门,来到正在熟睡的张之灵床前,一个黑衣人在张之灵床前摸来搜去,道:没有,怎么办。
 
那人道:不如杀了他,灭了口,这样谁也得不到真武剑。而此时的张之灵并未熟睡,只是神已入静,凭他以往的武功,是能感应到杀气的。只见他突然苏醒了过来,朦胧中看到两个黑衣人,定眼细看,吃了一惊。
 
两名黑衣人见他惊醒,于是就暂停屠手,问道:老家伙,真武剑在哪里?快说!不然就杀了你。张之灵明白了怎么回事,可刚想反动,却被二人的钢刀利剑按住了脖项,于是就问那黑衣人,道你们可是张鹤松派来的。
 
其中一人厉道:住口,快说剑在哪里?把剑交出来,我们一高兴,或许就不杀你啦,要不然就送你去见阎王。张之灵道:你们这帮恶贼,真武剑若落在你们手里,天下岂不颠倒。
 
拿刀的黑衣人道:老东西,找不到剑你必须得死,你别逼我们。拿剑的黑衣人道:别跟他费话,先杀了他得啦!我看这老家伙未必能说出剑的下落。拿刀的黑衣人又问道:快说,剑藏在哪里。
 
张之灵横眼冷对,并未答话,拿剑的黑衣人见他如此这般,便恶狠狠地道:他娘的,不说,哼,老子先送你去见阎王。
 
说罢准备用剑刺张之灵的心窝。张之灵见他要刺杀自己,暗暗运起太乙三清功,可是刚一运气,就觉得自己的肝脾有一股强烈的剧痛,而后就发觉心口发热,喉咙窜腥。噗的一口鲜血喷出,昏迷不醒。
 
两个黑衣人分别吃了一惊,不知怎么回事。其实,张之灵被打伤后,由于穴道严重受压迫,伤了经络,五脏气血不通,根本提不起来真气。
 
张之灵也是万般无奈强提着精神运气,谁知自己害了自己。这时,拿剑的黑衣人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张之灵的鼻息,发现他已死去。
 
见张之灵死去,二人心里便有了底气,点头会意,想要割下张之灵的人头回去领赏。正在这时,突然一道金光从窗外射进来,直奔其中一名黑衣人,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拿剑的黑衣人就翻倒在地,气绝身亡。
 
与此同时从窗外飞身进来一个老道,轻灵地飘落在黑衣人面前,就像二两棉花团落在油缸里一样,声息皆无。但见此人身穿八卦道衣,头戴九梁道巾,中等身材,龙眉虎目,大方口。一副银髯胡须飘洒前心,面如春秋古月。
 
手中之剑虽未出鞘,却像是在屋内打了一道闪电,夺人二目!那黑衣人吓得魂不附体,赶忙跪倒在地,俯首磕头哀求道:老神仙饶命,神仙爷爷饶命...。那老道来到张之灵的尸首前,看到张之灵口溢鲜血,面如死灰,已经气绝身亡,那老道眉宇间迸射出无尽的悲伤与愤怒。只见他转身问那黑衣人,道:你是谁?为什要杀他?
 
那黑衣人颤颤巍巍地道:小人是张鹤松派来的,他说找不到真武剑,就..就..让我们杀了张之灵。如果不杀他,小的家人..家人就..就就就没命!求老神仙放了我吧!
 
老道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,问道:这个人是鬼宿宫的吧?那黑衣人道:是鬼宿宫的。南宫奎和张鹤松要联手一起寻找真武剑,所以就派了我们俩。
 
老道一脸的愤怒,道:哼,这两个小人可真卑鄙!我不杀你,你回去转告那张鹤松,你就说真武剑在你师兄手上,有能耐的话,就去找你师兄要去吧。你现在可以走了!那黑衣人连忙磕头谢恩,连滚带爬地离开真武派。
 
这时,屋门外一名名叫崔成德的小徒端着张之灵的汤药,看到门口一个小师弟倒在血泊里,便知出了事。他急忙抽出佩剑跑进房屋内。
 
这时,他看到一名老道手拿宝剑站在师傅的床前,地上躺着一具黑衣人的死尸,同时他还看到自己的师傅一动不动躺在床上,从床边还流出丝丝血迹,
 
他大声喝道:你是谁?只见那老道转回身无奈的看着这名小徒道:你师父被玄天派的人杀啦,我会替你师父报仇的。
 
那小徒道:老贼,杀了人还不承认,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杀害我师父?
 
那老道用手指了指屋门外道:你看你后面是谁?那小徒弟忙回头看了看,见空无一人,感到自己受骗了,于是他急忙回过头准备和这老道决斗。
 
可刚一回头,那老道就踪迹不见。此时,古万风等人还在玄武阁,得到消息后,立刻带领全部弟子飞奔逸仙阁,来到张之灵的卧室不看便罢看后个个都哭了起来。哭罢多时,古万风忍悲含泪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师傅的遗体,心想道:为什么杀害师傅的人也死啦,肯定不止一个人。于是便询问那个叫崔成德的小师弟,
 
道:大家都被哭了。崔师弟,杀师傅的人你可看清啦?
 
那崔成德哽咽着道:我看清啦,但我也不认识他。那人岁数看样子挺大,手里还拎着一把宝剑,还说他会为我们师父报仇的。
 
龙云清问道:他长什么样子?崔成德道:身高一般,穿着八卦道衣,我也形容不出来反正从未见过此人。
 
邢聪问道:他有没有说他是谁?白道行也追问道:他说他为什么要为师父报仇了吗。崔成德应答道:他没说他是谁,他也没说他为什么要为师父报仇,他也没承认他自己是凶手。
 
众人听罢觉得很奇怪,不明白那老道是何道理!崔成德道:各位师兄,我看那老道的剑很特别,金黄色的剑柄,长约四尺,剑没出鞘就显得那么亮,会不会是真武剑?仇易天道:不会是真武剑。上官凌云道不可能,太师祖死后,真武剑一直是个迷,那个人怎么会有呢。邢冲道:一定是张鹤松。古万风道:这更不可能,如果是张鹤松,他一个人就可以来杀病危的师傅,无需帮手,更何况当今武林上还没有轻功如此轻妙的人,不会是张鹤松,可他会是谁呢。仇易天道:各位师弟都别猜啦,眼下师父的后事要紧啊。龙云清道:是啊,我们赶快把师父的尸体入殓吧。
 
古万风道:各位师弟,你们先把师傅的棺椁以及出殡的用品准备一下,后天发丧,我去一趟鬼宿宫探一下虚实,看是不是南宫奎和张鹤松那伙人干的,如果是,我绝不放过他们。仇易天道:大师兄,您别去啦,这件事就交给我吧,您在家主持师傅的后事吧。
 
上官凌云道:是啊大师兄让易天去吧,家有千口主事一人,您就别去啦。古万风命人取了一颗信号弹,递给仇易天道:好吧,你千万当心,如果有危险你就把这暗号弹打向天空,我们看到后会去接应你。
 
不要一意孤行,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吧,我和其他师弟先去守灵。仇易天辞别众人就开始回房做准备。古万风道:二师弟四师弟你们和我留下来为师父守灵,五师弟你们带领其他的师弟们就回去准备丧品吧。众人商量过后,留下的守灵,其余的纷纷走出逸仙阁。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南北武侠传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桥东大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辉坛四级 辉坛积分:2370 分 辉坛金币:2000 枚 注册时间:2017-05-17 16:05 最后登录:2017-06-10 07: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