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连载【梦】第十二章、鸡肋鸡肋

时间:2015-04-25 09:13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凤雏生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编辑青浅于蓝:此章节标题为“鸡肋,鸡肋”,梅梅对于文强来说就是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文强是真的想找一个合适的女人与他过生活,但奈何,梅梅始终不是他的良配。说她水性杨花,并不为过,她的性格,她的为人处事方式都可以通过她的语言,行为,心理表现出来,一览无余。场景真实,人物性格鲜明,作者成功地把梅梅塑造了一个娇生惯养,心性不坚的女性,能够引起读者愤怒,不甘的情绪……感谢作者赐稿辉坛,问好作者,此章奖励金币30,积分100。
【四】鸡肋鸡肋
 
XX网是全球知名的综合性网上购物商城,大小仓店遍布全国,济南仓是其中规模比较大的一个仓店。麦收季节天气异常炎热,巴士沿济青高速一路疾驰,虽说车厢内开有空调,但在此起彼伏的吵闹声中,依然让人感觉到心烦气躁。
 
市区的温度奇高,置身其中如被投入炼钢的熔炉般倍受炙烤的煎熬。到达培训地点已是中午时分,简短开会后,大家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外出就餐。带队的名叫周洲,二十出头的年纪,此人个头偏矮、体型微胖、留寸头,给文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满脸如老鼠屎似的黑痣、和那双说话便眯成一条线的“醉眼”。嘴皮子活儿挺利落,途中跟一群老娘们儿谈笑风生、东拉西扯,看着就知是个轻薄好色的小人,文强深为厌恶。
 
整个下午,工作人员都忙着给学员安排宿舍,把正式培训上岗的时间定在次日九点。傍晚,太阳的余温仍使人动辄就汗流浃背,文强和梅梅闲逛至不远处某夜市场,在霓虹掩映下的人潮涌动中左右环顾,只听叫卖声不绝于耳、热闹非凡。买了点生活用品及水果,两人回转身向宿舍方向走去,梅梅挽着文强的胳膊,开心的样子。
 
“明天就正式培训了,也不知道能安排你做什么,既来之则安之,我们可要坚持喔。”文强点燃香烟,吸一口,幽幽地说。
 
“别光说我,看你白日里一肚子牢骚,我还怕你坚持不下来呢。讨厌!”梅梅撅起小嘴,很不服气。
 
“哈哈……放心,只要你能坚持住,我肯定没问题。只是,咱们不在一个宿舍,我也不能搂着你,更捞不着亲热,这觉可咋睡吆。”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到。
 
“是呀,我也觉得别扭,好久没睡宿舍了……”
 
“也不知道这里宾馆什么价钱,这样吧,等我憋不住了咱们就出来住。”
 
“去你的,憋不住了你就去死。”
 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……
 
早早集合完毕,有负责人给学员们依次分配好岗位,然后由班长带领各自人马进入库区。文强分在上架,所谓上架就是收到供应商的送货后,按照系统设置好的编程将货物拆包放到指定货位上,属于体力活儿,技术含量不高。梅梅学制单,具体程序说不清楚,总之制单就是个操作电脑的工作,相对来说,工种还不错。
 
半个月的时间说长也短,欣慰的是仓店给学员们安排了两天休假,文强和梅梅随众人游了大明湖,还单独去了趟泺口服装市场。
 
回青后没多久,从济南仓调来两个管理人,其中一个恰巧就是培训当天带队吃饭的周洲。周洲负责维护,职位是组长,梅梅没有被安排到制单岗位,而是和另一个女孩儿田田调到了维护做货物盘点。盘点是很枯燥乏味的差事,但也需要专人操作电脑,于是梅梅和田田就成了竞争上岗的对象。据闻这个周洲离过婚,目前尚属单身,每次他看梅梅的眼神总让文强深感不安和忧虑。
 
“我可嘱咐你,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不要让我看到你和他说笑,如果他有什么非分之想老子就整死他。”下班回家的路上文强对梅梅说。
 
“哎呀,你真啰嗦,就他那烂货我都懒得理,我才不把他放眼里呢!”文强的不相信让她非常烦躁。
 
“得,多话不说,你记住就是。”文强道。
 
“之前我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,我知道错了,放心吧,那样的事再也不会有。”梅梅的语气坚决,听得出她应该是认真的。
 
“那就好,你懂我的为人,别的什么都好说,若是乱七八糟的,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接受。”本不想说多了惹人烦,可文强还是忍不住。
 
隐隐地,文强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,如同被一个怪圈包围,任凭自己用尽全身力气,可就是跳不出去。他对自己的预感深信不疑,但又无可奈何!一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文强真是累了,高尔夫那段无忧无虑、逍遥自在的生活让他或多或少有些怀念,甚至于他开始后悔当初的莽撞。在不眠的夜里,他经常想,如果此时自己还在那里,即便是没有梅梅的出现也应该有心仪之人了。所谓骑虎难下,事已至此能怎么办,唉。不是说文强不爱梅梅,关键是这爱始终没有安全感,有着太多太多的不放心。
 
……
 
“这个死田田真她妈的贱,什么都跟我抢,气死我啦!”回家的路上梅梅破口大骂。
 
“吆……怎么了这是,干嘛发这么大的火?”文强问到。
 
“本来下午应该我坐在电脑前打单子,她硬是赖在那里不走,你说她怎么就这么贱!贱贱!”她恨恨地骂着。
 
“把心放宽,谦让一点不行吗?你们部门总共那么几个人,何必闹僵呀!”文强略带责备地安慰道。
 
“你不知道,盘点太累,谁不想坐着休息!”梅梅非常委屈。
 
“我看这样,等有时间我请周洲下馆子吃个饭,把关系搞好一点,免得你再受气。不过说实话,我是真不想请他,也就是为了你。”
 
“下馆子?你是有钱人啊!想请客就去买点菜让他到家里来,凭什么多花冤枉钱。”最近一段时间,不管什么开销梅梅都精打细算,可能是自己工作知道这钱来之不易吧。
 
“哈哈……想不到我的梅梅这么会过日子,好,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处理好。我看呐,择日不如撞日,我给周洲打电话,就今晚呗。”文强乐得不行,随手从口袋摸出手机。
 
电话接通后,周洲推脱一番那是自然,怎么说他大小也算是个领导。
 
斜阳日暮,倦鸟归巢。文强在厨房忙碌,再有一个菜就大功告成,扭头看看窗外,见周洲已骑电动车由远而近停至楼下……
 
“我说周洲,到我这里吃个便饭咋还要你破费,真是!”文强接过周洲带来的啤酒寒暄道。
 
“顺路、顺路,梅梅在家不,今天是不是生气了。”周洲坐下后见梅梅不在便开口问。
 
“生啥气呀,工作的事情都好说。”文强应承着。
 
酒菜上桌,梅梅从卧室出来,文强给周洲打开啤酒,两人就开始对饮。梅梅心情不爽,也嚷着要喝,文强随手给她开一瓶递了过去。
 
“梅梅呀,你不要生气,我知道你心里觉得不平衡。这样,以后打单子我只让你一个人弄,好不好?”周洲说着话举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 
“就是,有周洲在,大家都是自己人,以后好活儿还不都是你的。”文强恭维到。
 
“这还差不多,我看着那个死田田就心烦。”好歹梅梅脸上有了一丝笑容。
 
三人推杯换盏、把酒言欢,不知不觉夜色已深。周洲的酒量大,喝了七八瓶啤酒竟看不出半点醉意,两提酒就要喝完,见周洲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文强又拿来一提。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钟,周洲不断向二人倾诉着离婚的忧伤和无奈,梅梅手托下巴认认真真地听着,边说周洲还不断与文强碰杯……
 
打火机被溢出的酒水浸湿,文强摇摇晃晃地去找新的,当来到卧室他突然感觉天旋地转,一头栽倒在床上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感到有人过来狠命地推搡自己,“嗨,起来喝酒,嗨、嗨、你小子怎么回事!嗨!嗨!嗨……”连续的推搡让他再也控制不住开始歪头猛吐。隐隐约约他听到梅梅的哭喊声:“这个烂人,就知道喝酒,烂人!烂人……”
 
睁开眼睛时天光微亮,文强头痛欲裂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,扶着墙到洗手间洗了把脸。扭头看到梅梅和周洲各自躺在客厅沙发上,虽然俩人都衣衫整齐并没有挨成块儿,文强看到却千万分的不爽,尤其是墙角一大团卫生纸直教他看着心生恐惧,懊悔不已。我操他亲娘,请你来喝酒你他妈的还住上了!昨晚……哎呀,他们该不会……想到这他立马酒醒大半。他很想问个明白,又一想,这无凭无据的怎么问,再说周洲喝那么多酒,梅梅喝是喝,毕竟只是一瓶,应该很清醒。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,他对自己说。
 
来者是客,不能让人家空肚子上班,他喊醒他们准备下楼去市场买饭。周洲和梅梅都没有吃,看他们眼神文强知道肯定出事了,他在卧室收拾残局,听到周洲在和梅梅嘀咕什么,走到近前客厅又变得鸦雀无声。周洲要回宿舍拿东西提出先行一步,他走后文强赶紧问梅梅:“他为什么不回去,我睡了你们干啥了?”
 
“你咋喝那么多酒,不能喝就少喝点。”她躲闪着文强的目光,低头说到。
 
“我还不是为了你才请他,是,我不对,可是喝到那个点他还不走我有什么办法,总不能赶他吧。我当初就说去饭店,喝完各人走各人多好!”文强辩解道。
 
上班的路上,文强依然头昏脑胀,他狐疑地询问令梅梅深感不安。下午,文强听到周洲和工友们谈论车票的问题,上前搭讪才晓得周洲要回济宁老家,说父亲打来电话,家里有点急事。
 
第二天文强和梅梅休假,两人躺在床上闲聊,偶尔文强还会提起喝酒晚上的情景。梅梅边向他保证什么都没有发生,边摆弄手里新买的手机,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情。
 
“给谁发信息呀,我在跟你说话呢。”文强不满地说。
 
“我看论坛,你说吧,我在听。”梅梅回答。
 
“胡说,我看看……”说着文强就伸手去拿梅梅的手机。
 
“不给、不给,你凭什么动我的东西。”她紧紧地拽着,大吵。
 
本来文强是跟她开玩笑,可是看梅梅的反应令他觉得非常不对劲,越是不给他越是用力地夺。手机被文强夺走,屏幕上显示她正和周洲互通信息。
 
“他好像知道了,我该怎么办?”梅梅。
 
“千万别承认,实在瞒不过了你就把责任往我身上推。”周洲。
 
……
 
“文强,对不起、蛋蛋对不起,我对不起你,原谅我好吗?原谅我好吗?”见事情已经败露梅梅哭着求饶。
 
“我操你妈,你这个贱货、婊子,我为你做那么多你就这样对我!赶紧给我滚!快滚!”文强眼睛通红发疯地嚎叫,把她的手机狠命摔在墙上。
 
“都是我不好,当时我也喝酒了浑身没力,是他非要那样。求求你,文强,原谅我这一次,就这一次……”梅梅哭着求饶。
 
“不是你愿意的?”文强冷笑。
 
“嗯、嗯!”她点点头。
 
“那好,既然不是你自愿的,我不怪你,马上打电话报警,告他强奸!”文强拿过电话。
 
“不要、不要……放过他吧!求求你、求求你……”
 
文强执意要跟她分手,梅梅磕头、下跪、撞墙、割腕、跳楼……的本领一股脑全搬了出来,而他不管,铁了心要分。
 
没办法梅梅又求她老爹说情,她家人听文强讲述实情后顿时如五雷轰顶,他们没想到她在外面竟然是这么一个状态,她的父母轮流给文强打电话,求他能够原谅梅梅。先这样吧,找到合适机会再说,这是以自己名义租的房子,可别真闹出人命,到时候自己脱不了干系,文强想。
 
他给周洲致电,周洲说尽好话希望能得到文强的原谅,文强并不跟他啰嗦,只是说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,如果他不相信那就回青岛来试试。不说周洲是一个外地人,他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哪还有脸回来。
 
自打闹出这件事以后,很长一段时间文强都耿耿于怀,他不再和梅梅亲密接触,总觉得梅梅身上有一股浓烈的精子味道,这味道让自己恶心地想吐。梅梅倒是乖了许多,对文强嘘寒问暖、关怀备至。
 
……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青浅于蓝文评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凤雏生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辉坛积分:15600 分 辉坛金币:2440 枚 注册时间:2015-02-03 21:02 最后登录:2015-06-27 07: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