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连载【梦】第七章、转角遇到爱

时间:2015-04-21 06:12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凤雏生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编辑青浅于蓝:这一章讲的依然是文强在“桃园”职场里的故事,职场里风波诡异,做点什么都需小心谨慎。这一章主要是反应出文强和萧然之间的矛盾,两人的观念的不一致,这可以通过两件事情看出来:一是下班后和汪祥喝酒,与胖子大队长的争执,第二天被训;二是想帮小柔看大院里的监控,同样被萧然训。故事真实质朴,充满生活气息,感谢作者赐稿辉坛,此文奖励金币30,积分100。

  “祥哥好!”下班的路上文强遇到了阿祥。
  “文强,晚上有什么节目没有?”阿祥笑着问到。
  “没事、没事,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都几天没见到你了,忙什么呐?”文强调侃道。
  “呵呵……也没忙什么,最近钓了个‘马子’,所以就……你懂得。”阿祥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说:“一会儿来我宿舍吧,咱们整几杯。”
  “哎呀,祥哥可真是艳福不浅!好,晚上咱们开怀畅饮,刚好小弟也向你讨教、讨教这钓‘马子’的绝招儿。”
  文强用饭卡在食堂打来饭菜又在超市买了瓶酒便敲开了汪祥的门。小雨也在,“吆——强哥,我们等你等的花儿都谢了,怎么才过来呀。”文强刚坐下她就有意无意地将一对膨胀富有弹性的奶子往他身上蹭,并媚声媚气地说道。小雨是汪祥的下属,二十出头儿的年纪,玲珑妩媚的脸蛋儿、高挑性感的身材、说话时咄咄逼人给人一种放荡泼辣而又风情万种的感觉。也许只有见到这样的女孩,才知道什么叫天生尤物——而且是尤物中的尤物。而文强对她却是丝毫不感兴趣,甚至可以说对她的行为举止心生厌恶。
  “知道我们的大美女小雨在这里我还不得备几个菜啊,上次在贵宾楼你说‘亲戚’(大姨妈)来了不能喝酒,今晚可要补上。”文强笑着说。
  “补上就补上,你们喝白的我喝啤的。”说着小雨就顺手从桌旁拿过啤酒“咚咚咚”地倒满了杯子。
  阿祥始终没有言语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,见小雨倒满杯子方才拿过文强买的那瓶白酒打开盖子,准备给他倒酒。
  文强的电话响起,看了看号码是球童菲菲。
  “喂,你好。”
  “强哥,我朋友开车来生活区宿舍接我,你能通知一下大门口的保安,让他们放我的朋友进来吗?”菲菲说。
  “嗯,你把车牌号给我说一下。”
  ……
  文强从腰间摸出对讲机,通知了大门口的保安。虽然已经是下班的时间,但是他和萧然的对讲机晚上都是开着的,如果有什么事情他们随时可以用对讲机在第一时间来安排工作。文强所在的保卫部现有两个班轮流执勤,因为缺编文强任主管的同时还要兼队长带一个班,工作较为辛苦。这个时间是胖子所带的夜班,本来像这种小事情不管是萧然还是文强,只要用对讲机直接通知门口警卫就行,可是正当大门准备放行胖子却给制止,并且和文强在对讲机里吵了起来。
  胖子说夜间有规定,外来人员不准放行。文强明白这明明就是胖子对自己的故意挑衅,他强压怒火说,这是上下级之间的正常安排工作,只要门卫做好登记放行就是,你凭什么拒不执行?听了文强的话,胖子依然在对讲机里像疯子一般没命地吼着。
  萧然听到了两人的争吵,急忙在对讲机里安排胖子让其做好登记放行。
  “唉,你这个主管干的也难呐。作为上下级,你安排工作下级只能是无条件地服从,怎么还敢不听你的话呢?”阿祥叹了口气抱打不平道。
  “都是老萧把他惯的,以为他是当地的就不敢管他。他整日里对新队员吃、拿、卡、要的事我不止一次地跟老萧反映,萧然非但自己不敢管还不让我插手,如果我能说了算我早就把他拿掉了,这个主管真他妈当得没劲。”文强气不打一处来地说。
  “别生气了强哥,来,我们喝酒。”小雨端起了杯子安慰道。
  三个人正在边喝边聊,胖子竟打来了电话。
  “这个队长我不干了,既然你白班也管夜班也管,那么你就一个人管着得啦!”胖子吼道。
  “呵呵……首先我告诉你,我的职务是部门主管,整个部门的事情我都有权利管,这是我的工作。至于你还想不想干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我可没闲心去管这些奥。”文强心平气和地笑着,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  ……
  “你昨晚上去哪里了,怎么不在宿舍呢?”第二天文强刚来到办公室,萧然就开口问道。
  “喔,我在汪祥宿舍里吃饭。”
  “你说你也真是,像这种事情你就不能给他先打个电话说说吗?一个主管一个分队长两个人在对讲机里吵像个什么样子!”萧然可能是因为肝病的缘故,一生气面皮就变成了酱紫色。
  “经理,我是主管他是分队长,昨晚的事情完全是我在正常安排工作,难道像这样的小事,我还要卑躬屈膝地先打电话给一个分队长去请示吗?”来公司这么久他从来没有当面顶撞过萧然,在萧然面前他一直是唯命是从、态度谦恭,能忍的不能忍的他都忍了。前面提过,能来桃园做这个主管,萧然对文强也算是有知遇之恩,今后在公司彼此能谐相处就长久地干,处不来就不干,文强不会去和萧然起什么争执。今天,他对萧然的处理方法实在是大为恼火,所以才忍不住地这样说。
  “他毕竟是当地的,你就不能让着他点?还有,你下了班不好好地在宿舍呆着,到处跑什么!公司的关系很复杂,你刚来不久也许还不清楚,那个汪祥不是个好东西,平日里不要去和他接触。”萧然自顾点了颗烟,‘吧嗒’了两口说道。
  “他这个人确实不地道,这个我能看得出来。可是,并不能因为这些就必须敬而远之吧。我和他只有一墙之隔,他又身为部门经理,工作、生活上都难免要互相接触……”文强辩解着。
  “你晓得柯主管为哈子离职?就是因为他在这里和汪祥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,没法子再在公司呆了才走的嘛。会所冷柜里放的虾他们都合伙儿偷出来吃了,你想他这个人还能有啥子不敢做的事情!汪祥,那就是个‘渣渣’……”萧然的老婆从门外进来,听见他们的谈话接茬说道。他老婆做球童,不上场的时间大多都在保卫部的办公室休息,所以文强没事情的时候从不在办公室呆着。
  “谢谢嫂子提醒,我以后会多留心。”文强缓和了一下态度客气地说。其实他早就听别人说过,萧然的老婆曾经在汪祥的部门就职,后来不知是因为什么矛盾就转职了。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件不愉快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,从面上看好像大家都已经彼此淡忘。这天文强需要打印一份表格,因为自己部门没有打印机他就打电话给艳艳。
  “艳艳姐,你在办公室吗?我想让你帮忙打印一份表格。”
  “我今天休息,已经出来了。这样吧,小柔在办公室你去找她给你打印就行。”艳艳说。
  文强开着电瓶车来到了艳艳的办公室门口,他走进去果然有一个模样清秀、青春靓丽的小姑娘坐在电脑前打字。
  “美女你好,今天艳艳姐不在你能帮我打印一份表格吗?”文强礼貌地问。
  “没问题,拿过来吧。”小女孩儿扭头冲他笑了笑,甜甜地说道。
  文强递给她之后,便坐下来开始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位清纯可人的美女。宛若瀑布般的长发下是她那清晰别致的芙蓉秀面,只见她弯弯秀眉下一对虽然不大但却清澈黑亮的眼睛,睫毛浓黑挺翘,以一种奇异完美的弧度向眼角微微翻卷,让她的眼睛像一对展翅翩跹的蝴蝶,美的如梦如幻,精致的鼻子,微微上扬的嘴角,这张精致的面孔竟是如此得让人心旷神怡。
  她虽还不甚高,但骨肉均匀,手足纤长,予人修美合度。身着素到不能再素的衣服,映着阳光,皮肤晶莹得似乎透明,看着她就如遇琼浆玉液般让人未饮先醉。
  “打印好了,还需要打印别的吗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已经打印完毕,拔出了U盘,发现文强痴痴地盯着自己,不禁歪着头笑问道。
  “谢谢……没、没有了……”听到问话文强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,一时间窘得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“不客气,你哪个部门和艳艳姐是朋友吗?”女孩儿柔声地问。
  “呵呵——是的,我是保卫部的,我叫文强,因为我们那里没有打印机,又要经常用到一些表格,所以以后怕是会经常麻烦你。”文强恢复了常态跟女孩儿自我介绍。
  “是文强主管啊,我叫张小柔,以后要打印什么东西你可以随时过来找我。”
  “呃……就叫我文强吧,小柔,这个名字跟你的人一样,好美!”文强赞美道。
  “没有啦……”小柔被他说得粉腮泛红,垂首摆弄着手中的U盘轻晃着身子低声说道。
  文强以方便收发邮件为借口向对方要来了QQ号码,心里美滋滋地走出办公室。
  因为工作上的联系,久而久之两个人自然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在与小柔一次偶然的交谈中得知,原来小柔在他们认识之前刚和她的前男友分手,这个消息让文强听了之后心里不禁暗暗的高兴万分,为了能多接近小柔,他下了很大的功夫。随着两个人接触得增多,在队员甚至是公司里,有关于他们的风言风语就慢慢地传开。文强并不理会这些,他觉得自己和小柔目前都是单身,不说两个人现在只不过是朋友,就算是真的发展到恋人关系了谁又能管得着?
  这天,小柔很着急地打电话找到文强。
  “强哥,你能帮我看看生活区大院里的监控吗?”她急切地问。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我晒在大院里的衣服裤子都没有了,我那是花了好几百块钱刚买的。”
  “呃……办公室里的监控密码只有萧然知道,这个要找他才行。你再好好地找找,是不是今天风大给刮地上了?”
  “我到处都找了,没有……”
  “萧然对监控的事挺难说话,小柔你先别急,我打电话跟萧然反映反映再说,行吗?”
  ……
  文强来到办公室萧然不在,他就在电话里把事情的原委跟他说了一遍,没成想萧然听了文强的陈述后大发脾气。
  “你怎么就知道她的衣服是被偷了呢,你知道这个事情我们查监控要担负多大的责任?”
  “经理,这是员工通过正规途径向我们反映情况,查一下监控是怎么个情况都会一目了然,我们负什么责任?”文强很是不解。
  “来这么久你还是什么都不懂,监控查不出来还好说,万一真的查出是被谁拿了我们不是要得罪人嘛!”萧然大声地说。
  我操,这是套什么理论!公司花大本钱安装了监控,目的不就是为公司服务的?员工在摄像头之下丢了财物要求查一下监控难道不应该?文强顿时被萧然的一番话气得怒火中烧。
  “行,你不给查没关系,我自己调查。”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  文强找到了负责生活区巡逻的保安小武,小武是东北人,在他来公司之前就在这做过保安,后来因为有事半途离职,这是他第二次从老家出来不久。
  “小武,你有没有看见谁在大院里收衣服呢?”文强语气平和地询问。
  “是……是……是我、我、我帮帮忙收的……”小武人挺热心,个头儿也不矮,就是说话磕巴。
  经询问得知,原来今天风太大,好多衣服都被吹到了地上,小武见状就帮忙收了抱在女生宿舍楼道尽头的栏杆上。小柔知道之后就托文强帮忙去取,说是在外面一时回不来。
  在女寝的走廊尽头果然有一大堆衣服,文强按照小柔的描述认真地一件一件的翻看着。从这里经过的女生都会很好奇的扭头看看自己,找着找着文强突然停了下来,红着脸扭头走出宿舍楼。原来这一堆女生衣服里面,乳罩、内裤什么都有,自己在这翻来翻去像什么样子嘛。
  “小柔,还是你回来自己找吧。”文强在电话里难为情地说。
  “为什么呢?这点小事情你都不能帮我做!”小柔既不解又责备地问。
  “那……那里面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,你让我怎么找!知道的以为我在找衣服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什么爱好呐。”文强道了实情。
  “哈哈……”小柔听后乐得大笑:“好了,都怪我没想到这些,还是我回去自己找吧。”
  ……
  衣服终于还是没有找到。
  在集合点名的时候,文强提起了这件事情。
  “队员们做好事是对的,我很支持。可是我们在做好事的时候是不是要注意方法呢?比如说生活区大院里员工晾晒的衣物,当看到因为风大吹到地上的时候,我们帮忙给捡起来重新挂上就行了。当然,你也完全可以不管,女生的衣物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,咱们一个大男人给人家在那收拾确实很不像那么回事。就说小武这次,出了好心结果人家衣服丢了,如果说人家硬追究起来,你们说这算谁的责任?”
  他的这一番话,在集合完毕之后又理所当然地被萧然批评了一顿。
  “队员做好事我们应该支持,你怎么反倒批评他们?你说,你一天到晚跟她瞎扯什么!你有电脑、宿舍又有网线,以后下了班没事就在宿舍呆着,别去跟那些女的瞎搅和……”
  ……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青浅于蓝文评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凤雏生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辉坛积分:15600 分 辉坛金币:2440 枚 注册时间:2015-02-03 21:02 最后登录:2015-06-27 07: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