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【小说连载】港湾(第十二章)

时间:2015-03-30 12:13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风儿潇潇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编辑青鸟:“港湾”很温暖的题目,相信整篇小说会给大家奉献一部有阳光和温暖的作品,问好作者,感谢赐稿辉坛,期待精彩后续。(友情提示:文中多处用到“你两”,估计是作者的个人习惯,应为“你俩”,也许以后的章节还会再用到,注意一下……)
 
————
第十二章
————
  
        水楼占地两百多平方,由八根二三十米高粗大的水泥柱托着一个巨大圆钵,类似蘑菇样的怪体,狰狞在春月下。一根根大小不一的铁管,或由空中、或由地下通向水楼顶的水池。当初火电厂设计水楼为冷却和防火的配套设施,由于技术改革提升,电厂的余热用于取暖和制水蒸汽,消防管道的铺设和消防设备的完善进步,水楼也就完成了使命,成为历史的见证。
  
  聪明的鹿城人不放弃任何资源,在水泥柱横拉梁上铺上预制板,水泥柱间砌上墙,分割成若干房间,铺连上铁楼梯,租佃给二房东,二房东再租给来城务工的打工仔。由于房租价格低廉,各行生活底端的人员蜂拥而至,所以水楼也就成为鱼龙混杂,藏污纳垢的地方。
  
  站在水楼下,高耸的水楼矗立在夜空,毛茸茸的月光悬挂在圆圆的水池,东斜的楼影重重地压在樟树上、青草间,夜风吹过,发出猎猎的呜鸣。
  
  水楼依横梁而分为五层,据地鼠交代,表哥囚禁在四楼靠东楼梯道紧挨的那个房间,有一两个混混看守,并且每层都有人看守楼道,防止有人来营救。
  
  “立新,你在这里望风,我从铁管爬上去救三哥。”
  
  “哥,就我们两个望什么风,不要担心我,我从小就会爬树。”
  
  “…………”
  
  “哥,我们是兄弟,要死就一起死,带上我多一个照应。”
  
  “立新……”
  
  “磨蹭什么,现在是半夜,那帮崽子肯定睡着了,正是救三哥的好时候。”
  
  没有任何话语能表达出我的心情,或许说我没有丝毫的时间来对宋立新说出感激或是感动的言辞。借着月色,我俩沿着铁管像猫一样爬上四楼。
  
  透过玻璃,看见表哥双手抱膝,坐在阴冷的墙角,头低垂在膝盖上,衣衫褴褛,人在不停地颤抖、抽搐,节能灯在风中轻轻地摇动,惨白色的灯光照晃撒在表哥身上,表哥就像雪中坍缩在屋檐下的乞丐,充满着悲哀、绝望。
  
  还好,只有一个混混在看守表哥。大概是夜半疲惫,看守的混混和衣睡在简陋的床上,发出阵阵的鼾声。我轻轻跳进室内,慢慢走到床前,伸手捂住混混的嘴,一掌敲在他的颈部,混混四肢抻了抻,昏过去。
  
  “哥!”我伸手拉表哥的手臂,想把表哥扶起来。
  
  “别……别……”表哥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刺猬,头使劲往胯间塞。嘴里不停地呢喃着浑浊的齿音。
  
  “哥,是我,哥你怎么啦?”我的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落,咽喉哽塞。
  
  我被这突发的状况搞得措手不及,不知该如何处理。宋立新默默地走到表哥身边,搀起表哥,向门外走去。
  
  我连忙跑上前,打开房门,当我们踏出房门,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,足有二三十个手拿棍棒的混混站在走廊和楼梯口,凶神恶煞地看着我们。虽然这种情景在我脑海出现无数次,但真正临到现场,我还是很紧张。
  
  我伸手掏出别在腰上的匕首,紧紧地握住。混混们没有冲上来,只是狠狠地望着我们。
  
  “哈哈!龙松弟,好胆识,够义气!”一阵笑声传来。混混的人群分开,走去一个满脸横肉,不怒自威的大汉。
  
  “你是?”
  
  “龙松弟,我是你狼哥,虽然我们初次见面,但是我和你哥钱翔是兄弟,我早就把你当我弟了。”野狼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,直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  
  “哦,野狼哥,我来带我哥回家,请你高抬贵手。”
  
  “好说好说,只要你把提包里的账本给我,什么事都好商量,钱全部归你,如果你不嫌弃哥,以后跟哥混,棚屋一带都归你打理。”
  
  “行,狼哥,我把我哥送回去,钱和账本我都还给你。”
  
  “呵呵,龙松弟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?你要是跑了我岂不是成笑话。你去拿提包来赎他们两个。”
  
  “这样,狼哥,你放了他们,我让他去拿提包来赎我怎样。”我手指着宋立新,一边讨价还价。
  
  “狼哥,不要和那小子啰嗦,拿下不就什么都有吗?”混混们叫嚣着。
  
  “拿下谁呀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三楼楼梯传来。
  
  “是虎哥!”一个混混惊呼出声,顿时混混们全蔫吧下来。
  
  只听见蹬蹬的脚步声,刚才不可一世的混混,自觉地分开。一下子上来三四十个彪形大汉,为首的气宇轩昂,光秃秃的头上,纹着一只咆哮的猛虎,不要说,这就是虎哥。
  
  “你就是钱翔的弟弟。”虎哥走到我身边,拍拍我的肩。
  
  “恩,虎哥。”
  
  “不错,有胆有识,对兄弟不离不弃,好样的。”
  
  “这是应该的,虎哥!”
  
  “你俩把钱翔带回堂口休息。”虎哥指着身后两个大汉。看见表哥安全离开,我悬着的心,一下放下。
  
  “野狼,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,你自己了断吧!”处理好表哥,老虎恶狠狠地对野狼说。
  
  “我靠,潮州帮真是饭桶,咋没把你整死!”
  
  “哈哈,你撺掇我去和潮州帮做生意,我们交情浅,油水却那么大,我能不防吗?”老虎露出狡黠的笑。
  
  “老虎你不要得意,鹿死谁手还不知道,你进来容易出去难!”
  
  “我好怕哟!三楼的兔子,四楼的野猪一会就冲下来帮你呵。”
  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埋伏的情况?”野狼诧异地问。
  
  “野狼,你是我带出来的,你小子几斤几两我不知道吗?实话告诉你,兔子和野猪早就把你不轨的心告诉我,我只不过是想看有多少个你这样的吃里扒外的家伙。”
  
  “是我野狼的兄弟拿起家伙冲出去!”见事败露的野狼抄起一把砍山刀冲向楼梯,欲做困兽之斗、垂死挣扎。
  
  大约五六个野狼的心腹,抄起家伙,随着野狼冲去。霎时间一片刀光血影,厮杀、痛苦的哀嚎声不断。我拉着宋立新的手,退回房间。我第一次真切地看到黑社会的火拼,比电影中更惨烈。那些以前称兄道弟的人,现在却刀棍相向,欲把对方置死地而后快。
  
  野狼疯狂地挥舞着砍山刀,饶得是凶猛异常的老虎也被逼得步步后退,跌跌撞撞退到房门前。由于空间过于狭窄,近乎贴身的肉搏,水心帮即便是人数占优势,也不敢出手相帮,怕误伤老虎。虽然我对刀光剑影、击打搏斗并不陌生,但是对厮杀还是第一次遇到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说真的,我对黑社会没有好感,但是今天要不是老虎的出现,我肯定会遭殃,可以这么说,老虎对我有救命之恩。看着老虎险象环生,我一直在做思想斗争,要不要出手相助。
  
  野狼一刀快过一刀,老虎眼慢慢的只有招架之功,无还手之力。野狼虚晃一刀右横切,老虎不知有诈,竖刀直挡,野狼突变为直劈,眼看刀锋到老虎额头,老虎性命不保。我来不及细想,猛地窜过去,抓住老虎的后襟往房间一带,老虎被我拽到在地上,可是我的右臂也就甩出,我听见嘶的一声,一阵冰凉从我肩胛划过,一丝辣辣的疼,一股暖流滑落,就像那次野猪的尖牙划在我手臂一样。
  
  我下意识的侧偏,一脚踢向野狼的胸部,只听见哐的一声,野狼被我踢出两丈多远,直接摔在铁楼梯角,一动也不能动。野狼一伙,看见野狼被我轻易制服,纷纷丢下武器,抱头蹲下投降。
  
  “哥,你受伤了。”宋立新撕开自己的衬衫,冲上前胡乱的给我包扎起来。
  
  望着倒地痛苦扭动的野狼,要不是宋立新在给我包扎,我想上去再给野狼两脚,已报新仇旧恨。忽然,隐隐约约远处传来警笛的鸣叫,不好警察来了。水心帮的人来不及处理野狼一伙,就哄的一声四散奔逃。老虎临走前对我拱拱手,什么也没说,也匆忙的离开,眼神里充满谢意。我也再无暇顾及野狼,就和宋立新慌慌张张跑出水楼,慌不择路往人少灯暗的小巷跑去。
  
  “举起手来,我是警察!”拐角处闪出一个人,手举着手枪对着我和宋立新,我俩被威吓声震慑住,呆呆站在狭长弯曲的小巷,月光撒过,我两的身影瘦长而冰凉。
  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风儿潇潇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辉坛积分:1490 分 辉坛金币:780 枚 注册时间:2014-08-28 16:08 最后登录:2017-03-27 15: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