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【连载小说】藤{第八十四章 初步规划 }

时间:2015-03-25 19:23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老翁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  第八十四章初步规划
  
  “怎么?你感到意外是不是?”自我压抑许久的那份欲念在此刻暴发,慧文本应该激奋才是,这不正是她几年里所希望的结果吗?她那种毫无表情的呆立情形只有诧异,并没有惊喜的成分。我也诧异的呆呆望着她。
  
  “老美,如果俺没去北京之前,你这种举动俺会欣喜若狂,现在不行。”慧文终于开口了。
  
  “为什么?”我的心仿佛被刺痛了,自尊心受到极大践踏似的痛。
  
  “你有拒绝俺的权力,俺也有拒绝你的权力。没有为什么。”慧文非常冷静的说。
  
  “你在报复我?”
  
  “错了,四年来的交往俺是什么人你心里应该清楚。尤其今晚你和大哥所说之事儿让俺很迷茫,你思考了两年多的事情,竟然没向俺透露半个字,这是心里有俺吗?”慧文挑起那双黑幽幽的丹凤眼质问着。
  
  “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讲,这是我的性格。不早了,我去睡觉。”我不想过多解释,因为我的自尊心左右着我此刻的大脑,头也不回的去了西屋。我躺在床上突然萌发出一个奇怪的念头:今后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女人一定潇洒一回,让慧文知道我一个男人,一个具有强烈占有欲的男人。这个怪念头出现使我心里反而平静很多,将第一次为女人丢面子的羞辱感抛在脑后,露出几丝奇怪的笑意。这时慧文推门进来给火炉添煤,她看到炉子里的火炭已经快燃过了,一边添火一边叨唠:“你看看,再晚添一会火就熄了。春寒透骨,你也不怕着凉生病?真是的。男人再心细也是男人,一点不知道照顾自己。”
  
  “没事儿,多盖一层挺好,重重地压在身上省得我骚动不是。嘿嘿……”
  
  “呀呗呀!敢情你老美也是小心眼儿哩!你让俺说你什么好呢!四年来是你让俺从现实走进遐想的天空,咋滴?你现在想落地了,俺还没飘够哩!你得陪俺一起飘不是。”慧文说着话来到床边坐下又说:“俺还是那句话,隔着一层窗户纸的朦胧感挺好,等俺飘累了自然会落在你身边,再给俺一些时间,让俺尽情享受在情感天空自由翱翔的感觉不是挺好吗!嘻嘻……”
  
  “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?”我坏坏地一笑问道。
  
  “俺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你想什么俺上哪儿知道哩!”
  
  “我在想以后找一个漂亮的情人,做一回真正的男人。”
  
  “呀呗呀!你老美开窍哩!不过,俺还是不相信你去那么做,只是想想而已吧?”
  
  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  
  “俺不信。如果你真能走出那一步,俺敢顶着破坏你家庭的坏名声嫁给你,你信不?”
  
  “好,一言为定。到时你不能反悔。”
  
  “谁反悔谁是小狗。”
  
  第二天早上,慧文好像又回到我们一开始认识时的样子,很早起来给我做了我最喜欢的豆散散和豆面饼,唯独不一样的是增加两道她亲手腌制的小菜。我吃饱喝足伸伸懒腰说:“真好,仿佛又回到四年前的那一刻,我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,谢谢你慧文。”
  
  “行啦!别穷酸了。陈老二搞回很多裤裤钱,听他说苏成来给的价钱不合适,没做成生意,他让你来了去他那里瞅瞅。一会俺俩去一趟。”慧文收拾着碗筷说。
  
  “不着急,送上门的货好买,我想陈老二正在家抓耳挠腮的等我呢!让他自动送上门吧!”我刚说完,大门有响动了,是陈老二推着自行车走进来。慧文用手指点一下我的头急忙出去迎他。
  
  “老美在吗?”陈老二见到慧文就问。
  
  “在,快回屋,俺去厨房叫他。”慧文返回厨房对我说道:“你呀!精明的让俺害怕,欢欢过去吧!”
  
  我来到东屋掏出北京刚流行的万宝路牌,三十支装的香烟递给陈老二说:“老二,一元一支的香烟你尝尝味道如何?”
  
  陈老二狠狠吸一口,话语和烟雾一起喷出:“够劲儿,还是你老美厉害,这么多年一直吸外烟,够份儿。”
  
  “听慧文说,你搞到不少裤币,卖的如何?”我直切主题,采用主动出击的战术打乱他的阵脚,逼他说出他真实的想法。
  
  “马尾提豆腐别提哩!苏成就因为我一枚多要两元,愣是赌气的走了。你说他至于吗?”陈老二好像还在愤愤不平怨恨苏成似的,煽动着挂满油渍的军绿大衣说道。
  
  “正常,钱币生意就是拼份儿,也许多出两元就会无利可图。你老二总不能肉和骨头都吃完,连点汤水也不给人家留吧!”我话里带话说。
  
  “得,你老美先瞅瞅再说。”陈老二打开一个鞋盒,里面足有四五百枚布币。其中大部分是类平足,类尖足和几十枚类圆足币。他拿出一枚类圆足布又说:“这种稀罕的裤裤币,苏成也不另外加钱,俺觉得这种圆不圆尖不尖的裤币应该比那些贵。你说是不是?”
  
  我拿起一枚类圆足币看了看说:“我卖过十几枚,应该比那些贵一点。不过这批裤币的品相不是太好,你应该知道玩钱币对品相要求很高,不单单影响价钱,还关系到能不能卖出去。”
  
  “得,吧嗒[挑剔]的是真正买主,老美你说要不要吧!”陈老二表现出急躁情绪问道。
  
  “能要。说价吧!”我一边翻看着布币一边应道。
  
  “那种别样的裤币一共六十四枚,每枚一百。剩下的两样一共四百七十八枚,每枚五十。你看如何?”看来陈老二早已经确定了卖价,如数家珍似的报出卖价。
  
  按钱币行情,普通的平足布每枚只能卖到五十左右,普通的尖足布七十左右。然而,普通的类平足布能卖到一百二,类尖足布可以卖到一百五,类圆足布常见的品种每枚三百左右。如果苏成知道这样的信息,这批布币是很大的漏,难道苏成没有掌握最近布币分类的信息吗?在丁福保历代古钱图说一书中,没有对类平、尖、圆布币进行细分类。而孙仲汇出版的古钱图说却进行了系统的分类,并提出类平足等的名称。其实分辨普通布币和类似布币很简单,平足布和尖足布都具有相互的特点,不过当时包括哼哈二将在内的省城玩钱币的人,都不知道布币分类的情况。我卖的十几枚类尖足,就是省城去我家买钱币的人手上买的,当时我高出普通尖足布十元,他们还觉得奇怪呢!
  
  我仔细把这批钱币过了一遍,发现一枚类平足是脫谱的榆次布币。在孙仲汇的图说中只介绍发现一枚榆次平足布。这一发现让我惊喜万分,起码这枚布币能值几千。我平静一下心情说:“老二,你说实话吧!苏成给你多少钱?我看看我能不能加价买。”
  
  “一共给俺一万八,俺少两万不卖。”陈老二说的谎瞬间减了一万元。
  
  “你的谎头也太大了,这是钱币生意,刚才你的要价差点把我吓着。这些普通布币在我的手上卖五十都费劲,苏成不买有他的道理,花一万多元连一千也赚不到,除非脑子有病才和你做这种生意。”我有意的刺激他说。
  
  “你能超出苏成多少钱,俺现在等着用钱哩!”陈老二有点急了,晃着蓬乱的头发说。
  
  看来他是真等着用钱,我也不再和他逗心思,就说:“看你急等用钱的份儿上,我加五百,行就做,不行你再找他人。”
  
  “好吧!总算多卖了五百。”
  
  “不是五百吧?我心里明镜似的,苏成给你一万七,没错吧!”
  
  “得,甚也瞒不住你老美。不过俺还是谢谢你老美,你的价钱超出俺想卖的价,以后俺有好物件先紧你老美做。”陈老二边点头说,边拿起一支万宝路香烟狠狠吸着。
  
  等陈老二走后,慧文说道:“这次你出价太猛,俺感觉他一万七也卖。你没看出来他急等用钱吗!”
  
  “正因为我看出来他急等用钱,所以才多给他一千,这叫放长线钓大鱼,懂吗?嘿嘿……”
  
  “你呀!总比一般人多几个心眼儿。俺瞅几十枚类圆足不错,应该有钱赚。”慧文拿起一枚类圆足仔细看了看,突然惊叫起来:“呀呗呀!两面没字呀!”
  
  我急忙从她手中拿过那枚布币,果然是两面无字的和背钱,我哈哈大笑的说:“多给的一千元它补上了,有意思。慧文,我让你看看这枚榆次布,可是脫谱的类平足啊!”
  
  慧文急忙找出古钱图说书和那枚比对,发出感叹的说:“老美,你又开始走鸿运哩!前一年多的煎熬总算熬出头哩!”
  
  “前一年多不算煎熬,是我一开始生意太顺造成心理欲望过高所致。仔细想想,现在大多数人一年能赚多少?现在想想前一年是自己给自己增添烦恼,欲望过高不是好现象,不如以平和的心态去享受生活。”我能说出这番话,仍是手中有了钱所致。因此,是物质在左右我对生活的认知,在吃不饱穿不暖,事事不如人的境地中生活,乐观多半是装出来的。
  
  “老美,看来你又能跑一趟北京了,去看看小莲和柳辉姐俩。嘻嘻……”
  
  “哈哈……你吃错了。”我表现出特别高兴的样子又说:“再去也要带上你这位大美女呀!呵呵!不过现在不能去,我家里买的东西需要处理,等几天我们一起去吧!”
  
  “你不嫌俺是累赘就行,俺这几天多收点绣花,不敢定还能掏弄到好物件哩。怎滴!你明天回城吗?”慧文见我点头又说:“下午你陪俺出去转转,有你把关俺心里踏实。”
  
  “好的,你多带点钱,我身上已经没钱了。”
  
  下午我们路过孙八斤的车马店,被他叫进去问我:“老弟,你想鼓弄大棚种植?”
  
  “是的,老哥有什么高见不妨说一说。”我反问道。
  
  “俺有什么高见,只是想入股和你一起干件大事儿。怎地?老弟欢迎吗?”
  
  “老大同意了?”
  
  “老大没得说,看你老弟吧!”
  
  “只要老大同意,我巴不得呢!”
  
  “好,今晚俺去老大那里协商整体规划。俺干别的不行,养牲口是把好手,方圆百里找不出比俺更懂牲口的人。”孙八斤彰显出他骨子里的霸气和自豪感的说。
  
  “太好了,有老哥负责育肥牛我们的立体种植就有模样了。慧文家中还有几瓶汾酒,今晚老哥和老大一定能喝尽兴,我现在带慧文转转,一会回去给老哥准备下酒菜。”
  
  “哈哈……还是老弟懂俺,一会老大家见。”
  
  在我们转悠的路上,慧文告诉我老大一直想和孙八斤合作,就是找不到可行的项目,这回被我牵线鼓弄到一起。有孙八斤的加入,她也对立体种植充满信心,建议不转悠了,去供销社买些吃食去老大那里准备饭菜。我说今天她掌勺,我只做指导。去了供销社正赶上有带骨羊肉,我又耐不住想露一手,买了十斤羊肉准备给他们做手抓羊肉。慧文说还想吃我做的水汆羊肉丸子,我说既然上手一个两个都是做。
  
  我和慧文来到老大家,老大告诉我他已经把坡地对换过来,坡地浇不上水,遇到干旱颗粒不收。种坡地的六户人家听说拿水浇地换坡地,高兴的撒欢尥蹶子。我暗暗庆幸能有老大这种雷厉风行的合作伙伴,哪儿有干不成的事情。
  
  在酒桌上我先把自己的设想谈了谈,而后说道:“以养殖来养种植无污染蔬菜为主题,逐步形成农产品深加工的企业化管理。由于坡地的土质贫瘠,必须靠农家肥来增加土壤肥力,而不是化肥。所以,养殖业先行。最近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报道,河北有个地方育肥牛的产业发展很快,利润可观。我认为先从我们的优势——育肥牛做起,引深产业链。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水源,如何将泉水引上来还要靠你们的经验,想办法做到投入少而快。现在我们可以分两步走,大哥负责引水工程,孙老哥去河北考察育肥牛一事,开销先让大哥暂时记账,等一切就绪再聘请一名会计。关于投资入股的事情,按你们当地的规矩协商,我准备前期投资五万先起步,以后需要我再续加投资。”
  
  “老大,你听听,几句话把俺们俩一前晌商量的事儿都说清楚哩!文文,俺没虚说老美吧!”孙八斤抿口小酒咂着嘴说。
  
  “俺和老美一样,投资五万,以后需要俺再续加投资。嘻嘻……”慧文笑嘻嘻的说。
  
  “文文,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?即使这几年你跟老美赚几个钱也不能都拿出来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哩!”老大的确心疼慧文这个妹妹,处处为她着想。
  
  “俺不怕,俺遇到万一有老美顶着。嘻嘻……”
  
  “得哩!文文是把俺们推到火堆上烤啊!行,俺也投资五万。”孙八斤又抿一口酒说。
  
  “孙老哥,投资的钱先由大哥保管如何?”我提出实质问题问道。
  
  “俺没说得,一个星期俺钱到位。”孙八斤边说边抓去一块羊肉啃开了,咬出的油顺着嘴角往下淌,慧文马上过去给他擦嘴,他用手一抹又说:“这才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好汉哩!哈哈……”
  
  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老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辉坛积分:19070 分 辉坛金币:3220 枚 注册时间:2014-09-25 20:09 最后登录:2015-08-07 06:08